夜已深了,我仍旧坐在润的床前看着他,他的小脸儿颜色紫黑,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好像正沉浸在一个痛苦的沒有边缘的噩梦里。
春分走上前來,柔声道:“您已坐了大半夜了,要不您就歇会儿吧?奴婢帮您看着皇上,只要皇上一醒过來,奴婢就喊您起來。”
“皇帝醒过來……皇帝,还能醒过來吗?”我喃喃低语。随即抓住春分的手,急急说道,“明日一早,你就带着元曦和宝月去蓬莱山,对外就说去避暑的,我怕明日皇帝醒不來,要乱!”
春分忙问:“那您呢?”
我坚定的摇头说道:“我不能走,我虽能调动霍青的金吾卫和子陵的羽林卫,但也只有两万人马。而京郊大营的十万人马却掌握在启悯手中,若到时他要反,我即便抵挡不住也能撑一段时间,启怀就能到雍州调兵……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启悯反!”
春分落下泪來,叹道:“原先奴婢看着您和王爷,只觉得是珠联璧合的一对佳偶,可如今……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
我也叹息了一声,缓缓说道:“我还记得那年与他初相遇,他一眼便猜出我是纪氏,而我也对他有朦胧的好感。只可惜,那时我还小,他也正年少。为什么美好的事物都只能发生在小时候呢?长大、年老,真是无趣又危险!”
正说着,禄子进來禀道:“太皇太后,摄政王有要事求见。”
我与春分对视一眼,一下午沒见启悯的人,这大晚上的,他有什么事?
“传他进來。”不管什么事,见了再说。
启悯带着夜风大步走进來,一來略一行礼,就丢给我一样东西,道:“这是解药,快给皇上服下吧!”
我细看那东西,见是一个青瓷小瓶,打开闻了闻,有淡淡的香味,但我还是不放心的问了句:“这当真是解药?你从哪儿弄來的?”
启悯道:“现在可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太皇太后尽管一试,反正现在也沒有别的办法能救皇上。”
与其等着明日宣告皇帝死亡,不如放手一搏!
我吩咐春分:“去传几位太医过來。”我摩挲着这个小瓶子,看着启悯,幽幽问道:“你当真愿意奉上解药,而白白浪费了这个大好机会吗?”
启悯看了我一眼,道:“如果我现在出手,你我就成了永远的敌人,我犯不着冒这么大的险为江山舍你。对我來说,江山、你,我都要,要定了!”
我怔住,太医们鱼贯而入,经过众人查验,确信这小瓶子里的东西无毒,便先给润试了一下,发现润并沒有不适,然后就将药兑了水给润服下。半个时辰后,润脸上的紫黑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