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朝中表面上分为三派,摄政王一派,辅政王一派以及保皇派,其实说到底就是两派,因为启怀大公无私,只想辅佐君王,所以他的那一派人也可称作保皇派。保皇派除了他们,还有先帝以及孝敬太子留下的人,以及我曾经的后党<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3935450593/6013028/-625494388356107238.png)'></span><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3935450593/6013028/-625494388356107238.png)'></span>利益为先,润若是出事,我这个太皇太后也会跟着遭殃。而摄政王一派,他们从始至终的目的就是为了扶持启悯为帝,虽然现在他们的目的还沒有明显表露,但总有一天会露出真面目。
当启怀在朝堂上提出我的要求时,保皇派自然十分乐意,而摄政王一派除了启悯保持缄默,其余人都极力反对!当然了,他们都把元曦视作未來的小主人了!如果元曦被我收养,那么启悯就不得不受制于我。
据说当天的早朝两派人吵得脸红脖子粗也沒有得出一个结论!
支持我的人说:“太皇太后膝下只有一位公主,而摄政王世子从小就与太皇太后作伴,如今又在宫中读书,还和公主一同去蓬莱山避暑,与养在宫中无异,收为义子,不过是更加名正言顺而已。日后大长公主出嫁了,世子还能陪伴太皇太后左右,以解寂寥。”
而反对我的人则是这样的观点:“太皇太后并非膝下空虚,而且本朝从來就沒有太后收养义子的先例,若是收养义女还说得过去!况且从前收养的义女都有公主的封号。收养义子,那么这个孩子不也成了先帝的义子?难道也要有亲王的封号吗?”
启怀事后告诉了我,并说:“两帮人吵得厉害,我看若沒有十五弟亲自点头,恐怕这件事会比较棘手。”
我道:“我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容易,否则我早就利用太皇太后的名义下一道旨意就是了!可是我若下了旨意,他就不得不遵守,若不遵守便是抗旨,到时候不光他会落下个不忠不孝的名声,我也不好做!”
启怀叹道:“我知道,你是不想和他撕破脸皮。这样,我去探探十五弟的口风,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若他为了顾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