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启悯上表愿意将元曦留在宫中,作为我的义子。
我官方的赏赐了一些东西过去,以示恩典。
启悯自然要带着高氏來谢恩,但因为高氏“病了”,所以未能前來。
我已摆好棋局,示意启悯与我再下一局。
“要说服那些幕僚,不容易吧?”我一面说一面吃掉了他一个子。
他苦笑几分,落下一子,道:“的确不容易,但是为了表示微臣对太皇太后的忠心,微臣只能这么做。”
我也相继落下一子,抬眸道:“王妃那里,你要多多安抚了。”
果然见他不由自主的蹙了一下眉,语调也冷冷的:“她那里也不必如何,日子久了自然能想明白。”
我便不再说什么,和他有一搭沒一搭的下着棋,最后谁也沒分出胜负,天色已晚了。
“天晚不留客,摄政王请回吧!”我正准备收起棋子,手却被他按住,我恼怒的瞪他一眼。
他笑了笑说:“还未分出胜负,太皇太后不如将这局棋封起來,明日微臣再來领教。”
我放下棋子,道:“摄政王既然有此雅兴,哀家怎好不从呢?來人,把棋局封起來,明日再拿出來。”
启悯告退,我和润一同用晚膳。润已经能起床走动两步了,但精神还是很差的样子,我就沒有勉强他去上朝。他每天问的最多的,就是元曦和宝月什么时候回來,今天也沒有例外。
“皇祖母不是说过了吗?要等到天气不那么热之后,他们才能回來哦!”
“可是天气并不是很热啊……”他的身体弱,对外界的感知也比旁人差些,畏冷不畏热。
我无奈的笑着说:“可是你宝月姑母很怕热呢!”
“哦,是这样。”润点头说道。
我笑了笑,等他吃完教他认了几个字,吃过药再哄他睡着。然后我才回到自己的寝殿,沐浴过后,穿着寝衣躺在床上想着元曦和宝月。
从此以后,我就能名正言顺的抚养元曦了,不会害怕他再从我身边离开,不用小心翼翼的的压抑着慈母关怀引來别人的怀疑。
如果有一天,他能称呼我“母后”该有多好啊!
唉!我闭着眼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在想元曦吗?”忽然有人在床边问出这样一句话。
我惊得坐起來王床里退着,手已深到枕头下摸到了防身用的匕首。一只手掀开帷幔,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淡淡莲花清香。
启悯看着我戒备的样子,坐在了床边。
我放下匕首,冷冷说道:“我有沒有说过,如果你再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我会亲手杀了你?像对待一个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