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夜缠绵,我筋疲力尽的睡着,却被后背轻轻的细啄弄醒,身子微微一动,他就停了下來,抱住我:“醒了?”
“天亮了沒?”我睡眼朦胧,看不到外面的天色。
他就势圈住我的腰,亲了亲我的耳垂,道:“还沒,你再睡一会儿。”
我转过去面对着他道:“你这样,我怎么睡的着。”
他笑了笑:“那我们就说说话?”
“嗯?”我闭着眼听着,实在太累。
他抚着我的发丝,笑道:“得了,看你累的,你睡吧。”
我嘟哝一声,又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白露在外轻轻唤道:“太皇太后,您该起身了。”我一惊醒來,伸手摸了摸身旁,启悯已不在了,忙问:“什么时辰了?”
白露道:“已经卯时二刻了,皇上正等着您用早膳呢。”
今日的确是起晚了,都是昨晚折腾的!我急急起身洗漱去陪润用早膳,只推说身子不适。
谁知傍晚时分启怀和启悯齐齐來问安,若不是我拦着,启怀已命人去请太医了。启悯却看着我似笑非笑,我羞恼的瞪他一眼,连称沒事,启怀这才信了。
我留了他们用过晚膳,晚膳过后喝了一盏茶,启悯必要等到启怀先走才肯离去的,只是今日我瞧着启怀似有话说,却不好当着启悯明言。启怀对我使个眼色,起身道:“天色已晚,微臣先行告退了。”
我也站起來说:“我送送老师吧!”回头对启悯道:“摄政王稍坐,前日留下的棋局,还等着与摄政王解开呢!”和启怀走到门口,问道:“老师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启怀看了看殿中,道:“是关于皇上中毒一事。”我微微蹙眉,他叹道:“你误会十五弟了,那件事确实与他无关,而是高氏自作主张。”
“这是他跟你说的?”
启怀摇头,有些无奈的说:“他怎么会和我说这些,是我查到的。”见我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他又道:“你猜得沒错,我确实在摄政王府里安插了眼线,也是那眼线打听了几日才得知,有一日十五弟回府,跟王妃生了大气,房门虽紧闭着不让人进,但还是被听到了几句。高氏假传十五弟的意思给林太妃,让林太妃给皇上下毒,后來十五弟得知去找过林氏,林氏才知会错了意,自裁谢罪。”
我心思烦乱,手中捏着纨扇的扇柄,道:“若真如你所说的,那我听到的那句又是何意?”
启怀道:“你只是依稀听到了一句半句,并未听全了,有时亲眼所见都未能辨别真假,何况是耳闻。”
我听罢默默无言,启怀长叹一声,问道:“阿娆,你爱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