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等到八月,忙让人去接了元曦和宝月回來,我拉着他们的手左看右看,含泪笑道:“虽只有两个月未见,到像是又长高了些许。”
两个孩子笑嘻嘻的,宝月笑道:“母后也变漂亮了!”
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就会哄母后开心!”
宝月认真的说:“女儿说的是真的嘛!元曦哥哥你说,母后是不是又变漂亮了呀?”
元曦红着脸,点点头。我顿觉奇怪,笑问:“元曦怎么了?”宝月忙不迭的告诉我:“元曦哥哥在蓬莱山可调皮了,还爬树掏鸟蛋!要不是唇姑姑拦着,他还想下水摸鱼呢!”
我大惊,忙拉过元曦仔细看着,问道:“可伤到自己了?”
元曦忙摇手说道:“沒有沒有,太皇太后不用担心,我沒受伤。宝月她……她太大惊小怪了。”
宝月笑哼了一声,嘟着嘴说:“母后您是不知道,他不光在山上闹腾,还带了好些山鸡野兔回來,说是养着玩儿呢!”
元曦瞪她一眼,我忙笑道:“无妨,不过是些野物,让奴才们看住了就是。”又对宝月说:“以后你元曦哥哥就留在宫中,天天和你作伴了。”
宝月无不得意的说:“那很好啊!反正他也说不过我!”
我掩唇而笑,吩咐宫人带他们去沐浴更衣,安置好箱笼,又命小厨房里准备两人爱吃的饭菜,等润下课之后,也叫启怀和启悯來一起吃饭。
安顿好两个孩子,春分來对我行了大礼,我忙扶起她,笑道:“这两个月,可辛苦你了。”
春分忙称不敢当,又道:“公主和世子都很懂事,奴婢们带着他们也喜欢。另外,恭喜您了。”
我笑了笑,说:“也是费了一番周折,好在以后都能日日见着了。”
春分点点头,看着來來往往忙碌的宫人,又道:“方才您只让人去请了两位王爷,那两位王妃可要进宫?贤王妃也就罢了,琅琊王妃……”
我冷下脸來,道:“有些事,你不知道。”说着屏退其余宫人,独留下春分,告诉她高氏之用心险恶。又道:“从前我瞧着她到还好,却不想心肠这样歹毒!以后可要防着她些,不许她入宫接近元曦,沒得好好的孩子,都让她教坏了!”
春分容色一肃,道:“是,奴婢一定会当心的。”
元曦和宝月沐浴好了,换了一身衣裳,刚好润也下了课,三个孩子立即围在了一起。元曦兴致勃勃的和润说着他在蓬莱山的所见所闻,宝月不时插上一句话,润的两只眼睛黑葡萄似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满脸的欣喜向往。
我亲自命人摆箸,正忙着,启怀和启悯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