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悯递过來一样东西,道:“这是元曦让我给你的,我也不知什么缘故。”
我一看,竟是一把蜜蜡镶宝石的梳篦,不由怔忡。想起那日与这两个孩子说的“小分歧”,又释然的笑了,笑过之后,又觉苦涩,拉着启悯的手道:“我们以后不要吵架了好不好?竟让孩子也跟着受罪……”语未毕,却已抽泣了起來。
他默默不言,走过來揽我在怀,好一会儿,等我不再哭了他才放开我。低下头说:“阿娆,我们好好谈谈。”然后坐在我旁边,开始说道:“十年前,你想过今天会是这个样子吗?”
我怔了怔,认真的回想了一下,说:“十年前我只想着如何保全自己,如何在他的阻挠下也要生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又怎会想到今天身处后宫最高位置,甚至连朝堂的决策也能分一杯羹呢!”
他道:“是啊,十年前你不知道现在的你是什么样子,就好像你现在也不会知道十年后自己又是如何。你自己都无法预测自己的未來,又何必担心旁人?”
“你是说元曦?”
“是,如今我们之间的问題,不就是元曦吗?”
“那你可知道元曦对我來说有多重要!你知道当初他不肯让我生孩子,我费尽艰辛才生下玉儿,可那孩子却死了!后來有了元曦,我怕他步玉儿的后尘才让他当了你的儿子。你的野心那么大,一定要夺得帝位,到时候你的后宫就会像很多个帝王的后宫一样,皇后,贵妃,妃子……后宫里的人只会多不会少,你的儿子也只会多不会少。到时候就算你肯放过元曦,你的其他儿子们肯放过吗?兄弟相争!同室操戈!你我都是亲身经历过的啊!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我虽然不能预测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有些磨难能够阻止的我一定要阻止!”我太过激动,一下子又说了太多,头有些晕眩,忙用手撑着。
他单膝跪在我面前拉住我另一只手,道:“阿娆,我答应你,我不会跟别人生下孩子的,好不好?”
我心痛欲裂,他在我面前一再低声下气,可我却说:“若是我们俩的孩子也要争,我只怕会更难过……”
他眸中的失望越來越浓,痛声道:“你还要我怎样?”我无言以对,他缓缓站起來,背对着我,道:“还记得《洛神赋》里的故事吗?曹植爱慕其嫂甄氏,甄氏对他也有情,可是他却被文帝逼得险些丧命,最后不得不远离京城,四处飘零。甄氏见罪于文帝,被文帝冷落至死,曹植也郁郁寡欢而终。你知道我在读这一段史书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吗?旁人或许在哀叹曹植与甄氏这段扼腕之情,可我想的却是:曹植太过无用了,不光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