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乳母带着宝月回去换过衣裳再來,又命太医來看过,确定两人都沒摔伤,这才开宴。我的胃口本就不好,坐着无非是陪着他们。好在孩子的情绪來得快去得也快,我特许宝月和元曦可以亲自烤肉,但不许烫伤了自己,他们立即都开心了起來,在一旁围着炭炉叽叽喳喳的。
春分小心的立在一旁给我布菜,一些孕妇不能吃的菜式都放得远远的,而有些菜我看了就泛酸,却只能忍着。正吃着,启悯忽然道:“去拿一个厚实的软垫來。”众人都停下碗筷看着他,他微一蹙眉,身旁立着的太监立即飞奔而去,不一会儿就拿了个软垫过來。启悯道:“太皇太后身子刚好,不宜久坐,垫一下会觉得好些。”
我脸色微微泛红,低声道:“多谢摄政王记挂了。”抬眸扫过众人,高氏面色冷凝,启怀则关心的看着我,问道:“沒事吧?”我含笑摇了摇头,明素素则气得抓紧了桌子角。
宝月端着一盘烤好的肉类跑过來递到我面前:“母后,烤好了,给你吃!”
那一股呛鼻的碳烤气味直冲入鼻腔,我一个禁不住扭头便吐,春分大惊,忙让人去拿铜盆來。启悯轻喝一声:“宝月!”宝月被吓得愣住,众人也都纷纷起身,好在我吃得不多,一下子吐了个干净。心知不好,慌忙挥手让他们都出去。
启怀和启悯执意留下照顾我,春分扶我到软榻上靠着,亭中并无旁人,刘有余去找沈七了。启怀和启悯在一旁小声说着什么,启怀面上焦急,两三句便看向我,启悯却一脸坦然。我喝了一杯热水,才觉得好了一些。宝月含泪看着我,我冲她笑笑,道:“母后沒事,只是你烤肉的本领太不到家,都烤焦了,母后被熏着觉得难受才会这样。”
“真的吗?母后真的沒事?”宝月还是不肯相信。
沒多久沈七匆匆而來,给我诊过脉,道:“沒事,太皇太后是肠胃有些不适,再加上可能亭中的烟火气熏染,所以才会吐。”
我赞许的看着他,然后对宝月说:“你看,太医都说沒事了,放心吧!”
宝月这才泪眼巴巴的点头说道:“月儿以后再也不烤肉了……”
我笑了笑,对春分道:“这次赏雪办的不好,以后有机会再补过,先让他们都回去,哀家也要回长庆殿休息了。”
“是。”
启怀和启悯走了过來,启怀满目疑窦的看着我,我冲他微微笑了笑,他的眼神黯淡了下來,低下头,走到了一边。春分和白露左右扶着我出去,见明素素和高氏在廊下等候,两人的脸色看起來都很不好,我看了她们一眼,并未说什么,径直上了暖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