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昏睡了一下午,夜幕降临,四周燃起了火把,我害怕起來,瑟缩的躲在角落里,可是贺戮一直沒进來,王帐里似乎也沒有人。精神高度紧张的我沒坚持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醒來,除了侍女给我端來羊奶,依旧沒人。
这样一连三四天,都沒见他的人影,倒是那个阿齐力在第四天下午來看我了。他递给我一张羊皮纸和一块类似木炭一样的东西,是让我写字。我便写:“你是谁?”
他答道:“我是东突厥人,阿齐雅的哥哥。”
我想起來了,阿齐雅的二哥从小在西京长大,可是后來回到东突,却背叛了朝廷,东突被霍青灭后,逃入了西突厥境地,原來那个二皇子就是他。我点点头,又写:“他去哪儿了?”
阿齐力道:“你是说贺戮吗?前几天他和十姓部落会面去了,昨晚他们又趁夜攻打雁门关,被霍大将军拦了下來,你放心,只要有霍大将军在,他们就进不了雁门关。”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你知道关内的情形吗?”他说不知道,我不太相信,他应该知道,但是不肯告诉我。我只好又问:“那天晚上,除了我,还有别的俘虏吗?”
他看着我,眼里有异样的光芒,说:“贺戮从來不抓俘虏,几乎当场就全部杀光,你是唯一一个生还者。那晚他听到有人称呼你太皇太后,所以才放过了你,并救了你。你放心,小皇帝和你女儿都沒事,我们抓到你的时候,雍州大军也围过來了,只能就地带你走。”
我料想他们也沒抓到元曦他们,否则哪会这么容易就撤兵,必定还驻守在雁门关外和霍青谈条件呢!
只是不知道关内情形到底如何了……
他看着我抑郁的表情,叹了口气,说:“我只能告诉你,京城并未失守。”
这对我來说已经算个好消息了,我连忙在纸上写:“可曾见国丧?”
他狐疑的摇摇头,道:“并未听说有哪个皇亲贵胄薨逝。”
沒有,沒有!启悯沒有死!他一定还活着!
帘子猛地一掀,贺戮铁青着脸大步走进來,看到阿齐力也在,就说:“你在这儿干什么!”随即看到我手上的羊皮纸,扯过去看了看,扔掉,不耐烦的说:“汉字,老子看不懂!”
阿齐力恭敬的后退一步,笑着说:“我只是问问我妹妹当初在宫里的情况。”
贺戮看向我,我怕他看出什么來,回避了他的目光,看向了别处。他大喇喇的坐在我旁边,我正想往边上挪一挪,他却大力的揽过我的肩,我一个不及扑进他怀里,他身上还穿着金甲,上面似乎还有血腥味,撞得我好疼。
他脱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