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说话了,纳木都看过我,给我换了一个药方,并说按照这个药方吃药,就算声音不会恢复到从前,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难听。而且现在我已不用只喝羊奶,可以吃些咀嚼的食物,可这里的食物,除了牛羊肉就是一种很粗糙的面饼。牛羊肉的腥味儿我受不了,而那种面饼实在太粗糙,咽得我嗓子疼。我宁愿每日饿着,都不要吃这些东西,依旧喝些羊奶。
贺戮对我诸多不满,连我吃什么他都要管,听纳木都说我可以吃些东西而我只肯喝羊奶,他干脆撕了一条羊腿扔在我面前,非逼着我吃下去。
“我不吃,这味儿太大了,我吃了会吐的!”我声音沙沙的说道。
贺戮瞪大眼睛说道:“你再不吃东西肯定会饿死!羊奶你已经适应了,羊肉你一样会适应的!吃,全部吃下去!”
羊奶只要捏着鼻子灌进去就好了,也不用嚼,但是羊肉不一样啊!我总不可能捏着鼻子吃下去吧!沒吃下去我就要憋死了!
他把羊肉递到我嘴边,我立即掩住鼻子,看他那样子恨不得撬开我的嘴塞进去。我不满的说:“你要是想让我再吐你一身,就逼我吃吧!”
他嫌恶的皱皱眉,显然对上次被我吐在身上心有余悸。撕下一块肉,说:“你会在这里呆很久,如果有可能,就是一辈子,你要是不学会吃这种食物,你就会死!”
“我沒打算在这里呆一辈子。”我当即反驳了一句。
“你说什么!”他的脸色沉了下來,“难道你还在做回到关内的梦吗?沒人会來救你的,太皇太后!恐怕你还不知道,那小皇帝被我们突厥兵吓得有些神志不清了,辅佐他的两个王爷一个半死不活,另一个焦头烂额!别指望有人会來救你!”
润……润被吓得神志不清了?而启悯还在昏迷中吗?这么多事都积压在启怀一个人身上……而对我的失踪,朝廷又是怎么解释的呢?
我心乱如麻,哀求道:“你放了我吧!”
贺戮冷笑起來,道:“你见过俘虏被释放的吗?这么急着回去,是放心不下谁?”
我张了张嘴,喃喃道:“我的孩子在那里,我的亲人都在那里……”
他无所谓的笑笑,说:“沒关系,等我攻破雁门关,直捣京城,把你的孩子和亲人全部接过來陪你。”
“你……你就是个疯子!”我深吸一口气,沒心情再和他周旋。他当然不会放过我,可我也不能就这么放弃,还是要找机会离开这儿!
我的心不在焉惹恼了他,他也懒得和我废话,将那撕下的肉放在自己口中嚼碎了,捧住我的脸对上我的唇将口中的食物哺进我口中。我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