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把羊腿赏给侍女的时候被贺戮看到了,他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來形容了!我心虚的低着头,喃喃道:“这味道我真的不习惯。”
他冷哼一声,对那两个侍女说了几句,侍女吓得脸色发白,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好像在求饶什么。贺戮随即对我说:“她们本该好好侍奉你,可却由着你胡來,这样的人是留不得了,我这就把她们拖出去喂狼!”
我大惊,忙拉住他说:“不要!是我赏给她们的,跟她们沒关系!”
贺戮面目冷玲的看着我,说:“她们侍奉你,就该让你吃得好,睡得好,可是你看看你,瘦的皮包骨头!再这样下去,早晚会死在这儿!这都是她们侍奉不周的缘故,所以她们该死!”
我愣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想整天病怏怏的,可是我真的不习惯嘛!你去给我弄点米饭蔬菜來,我一定会吃得白白胖胖的。”
他想了想,道:“好,可是这两人不得不惩罚。”
“那就罚她们和阿齐力学汉语好了,”我笑着打趣道。
谁知他却说:“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然后对两人说了什么,两人对我磕了几个头,躬身退了出去。贺戮弯下腰在我额上印下一吻,也走了出去。
我摸了摸额头,继续无聊的发着呆。这几天外面都沒下雪,有些地方的积雪也开始慢慢溶解了,看样子天气即将回暖,如果天气暖了,我的腿就能动,到时候……我就可以想着怎么逃跑了!
贺戮出去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回來时我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还有大笑声,贺戮先走进王帐,后面跟着那几个部落首领。我隔在帘子里面,只看了一眼,他们看上去好像挺高兴的。他们的高兴事对我來说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沒再理会,等他们说完笑完出去,贺戮进來看我。对我笑道:“你要的米饭和蔬菜,马上就有!”
我心生警觉,问道:“你从哪儿弄來的?”
他大笑道:“我当然有我的法子!你就不必管了,按照你自己说的,有了米饭和蔬菜,就养得白白胖胖的!”他忽然把我抱起來转了个圈,胡子拉闸的蹭了蹭我的脸。
我推开他的脸皱眉嗔道:“讨厌,又把人家的脸都弄疼了!”语毕,惊觉这样的语气就是从前对启恒撒娇时用的,不由得一怔。
他却好像沒发觉,笑得更加大声了。
中午的食物真的是米饭和蔬菜!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至少米粒是米粒,白菜是白菜,有油有盐,和普通的农家饭一样。我近乎吃得狼吞虎咽,这些日子,只喝羊奶和药,真的快把我给饿死了!
我吃得正欢,帘子猛地被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