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养了七八天,我背上的伤结了一层痂,纳木都竟然配好了去疤的药膏,里面玉屑和琥珀屑好找,就是白獭髓难寻,他换了野猪和獾的骨髓和油脂,却不知效果如何。我姑且先涂着,而进入四月后,白天的气温骤然暖和了起來,虽然晚上还是很冷,但至少我的腿已经可以走动了。只是,我并未告知别人,所以他们还以为我的腿不能动!
贺戮开始教我学骑马,他的方式很简单,就是让我骑在马上,抓紧缰绳,踩住马镫,身体俯低,然后狠抽马屁股!
第一天才骑了两刻钟,晚上回去我的大腿内侧就火辣辣的疼,第二天真的走不了路了!但贺戮还是坚持让我去骑马,又跑了两刻钟,两条大腿内侧的皮完全磨破了。
看别人骑马好像很容易还很飒爽,怎么轮到自己就这么难这么痛苦呢!
可即便再痛苦,也必须学会!
我不能什么都等着别人來帮我,现在还不知启悯的身体如何,京城的情形如何,前途未卜,我只能靠自己了
晚上侍女给我上药,贺戮大喇喇的躺在一旁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我瞪他一眼:“不许看!”
他蔑笑一声:“女人的大腿,又不是沒见过!你的,也不是很美。”
我自小练舞,尤其对双腿的要求分外严格,自认为我的双腿笔直、修长而且骨肉均匀。他这么一说,我立即犯了所有女人都会有的通病,问道:“你见过比我的腿还美的女人吗?是谁?在哪儿?”
他仰头喝下一大口酒,站起身说:“你要看?我带你去。”
侍女匆匆给我上好药穿上裤子,他抱起我走出王帐,并未走多远,來到马厩旁。我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问:“那个美腿女人呢?”他一抬下巴,说:“喏,就是它,飓风旁边的那匹母马。”
我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惊悚的问:“什么?一匹母马?”
他道:“是啊,你看它的腿是不是很美?比你的长,比你的纤细,也比你的结实!更重要的是,它的腿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原來他在戏弄我!我一口浊气憋在胸口吐不出來,好半天才说:“我说的是女人!”
他大笑:“在突厥男儿的眼里,马和女人是一样的,都是用來骑的!哈哈哈哈……”
我狠狠锤了一下他的胸口,脸上热热的。他止住笑声,说:“走,我带你去个地方!”示意卫兵打开马厩,飓风<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143317796/12786725/2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