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继续坚持学骑马,因为我得知到了五月他们就会穿过沙漠迁徙去北面的千泉,距离西京越來越远,逃回去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磨破了皮,就上药,用纱布绑好继续练!每天练习骑马的时间从两刻钟加到两个时辰,下了马基本连路都走不了,是贺戮扛着我回王帐的,脱下裤子血肉和纱布黏在了一切,我咬牙换掉,忍受着所有的痛苦,就为了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学会御马!
我沒想到机会來得这么快,这天照例是我学骑马的时间,但是贺戮要和十姓部落的人商议事情,他大手一挥,说:“你自己去练吧!”
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客气的和他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去外面跳上飓风<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143321272/12786725/7816784585562999986.png)'></span><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143321272/12786725/7816784585562999986.png)'></span>如今我的技术也算可以了,连续骑一两个时辰不成问題。
马儿小跑着离开了牙帐,我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把飓风赶向玉门关的方向。牙帐渐渐被抛在了后头,飓风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我咬着牙,一路往前。
耳旁的风呼呼的吹着,眼前依旧是望不见头的草甸,我不断的夹着马腹,只希望它跑得快点、快点、再快点!
我忽然直起上半身,看到了!我看到了玉门关!玉门关!玉门关!它就在尽头,飓风,你快些呀!让我回去,回到我的家乡,回到我亲人的身边!
我的心狂跳着,都快从胸膛里蹦出來了,玉门关,西京!我要回家了!
身后忽然传來一阵哨声,飓风猛然掉头往回跑,我大惊,狠狠扯着缰绳,喊道:“飓风,飓风!你听话,不要往回走!往前啊,那里……带我回家!”
可是无论我怎么扯缰绳,踢马肚子,飓风就是不听我的使唤,向着哨声的地方跑去。
口哨声來自贺戮,他骑着那匹叫做苍狗的母马追了过來,看到飓风回來,他骑着苍狗慢慢了停了下來。
跳跃的心跌到了谷底,飓风停在他旁边,他冷冷的望着我,我闭上眼,直直的从马背上摔了下去。沒有触碰到意料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