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夜沉的极快,一轮弯月斜挂天边,几点星子远远的亮着。沿着河边找到一家牧民,贺戮向牧民说明來意,热情的牧民立刻邀请我们进帐篷**进晚餐。
这家牧民是五口之家,一对夫妇,有三个子女,长女,此子和一个才五六岁的小女儿。他们家长女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看到贺戮,有些羞涩的红了脸。次子十二三岁,对飓风和苍狗很感兴趣,而小女儿则对我很感兴趣。她乌溜溜的眼睛直盯着我瞧,还忍不住走到我面前摸我的脸,我握住她的小手,笑着把她抱在怀里。
抱着她,就像抱着我的宝月一样。她的年龄和宝月差不多,只是身形比宝月略小些,皮肤也比宝月黝黑,身上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我褪下手上的一串碧玺手串,绕在她的手腕上,笑着说:“送给你的。”
她好奇的摸着手串,回头看着她的父母,牧民夫妻连连摇手。我笑道:“她和我的女儿一样大,我很喜欢她,这就当做见面礼了。”说完我看向贺戮,让他帮我翻译一下。
贺戮对牧民夫妇说了一番,牧民夫妇好像很感激的样子,然后更加热情的去准备晚饭了。贺戮问我:“你很想念你女儿吗?”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什么都沒说,只是抱着那孩子抚摸着她的麻花小辫子。
晚饭很快就准备好了,烤羊腿,羊奶,马奶酒,还有一大锅的肉饼。我喝着羊奶,慢慢的咀嚼着饼子<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143324663/12786725/-3635587793218295029.png)'></span><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143324663/12786725/-3635587793218295029.png)'></span>他们实在太热情,一个劲儿的让我吃,还把羊腿递给我,我连忙塞给贺戮了。他们家长女亲手给贺戮倒满马奶酒,小麦色的肌肤上飞满了红霞,我看着好笑,趁她回过身的时候对贺戮笑道:“这姑娘很有趣,可汗要不要带回去封个妃子啊什么的?”
贺戮瞪我一眼,似笑非笑的说:“我们突厥不像你们汉人那么麻烦,皇后妃嫔一大帮子人闹个沒完!我们只有一位可敦,其余的都是侍妾,就是女奴!沒有名分,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