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眼就看到其中有个汉女,她虽然跪着,但比其他女子都高出一个头,肤色也比其他女子白皙,长相并不突出,但不知为何我的目光被她吸引了。
“怎么还有个汉女?”贺戮不由自主的皱着眉头。
阿齐力忙道:“她的丈夫是突厥人,被汉人杀死了,她走投无路……不过,她也是最符合条件的了,会说汉语,会认字,还会些拳脚功夫。”
贺戮不语,看着我,我走上前去,俯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女子抬起头,对我嫣然一笑,道:“我叫敏敏。”声音低沉沙哑,并不像寻常女子的清脆。
我一愣,这种情况下,她并沒有感到害怕和惶恐,反而能随遇而安,我对她更多了几分好感。遂站起身对贺戮道:“我就要她了。”
贺戮盯着敏敏,敏敏只是垂着头,贺戮只好说:“你喜欢就留下吧!”
我拉起敏敏的手对她友善的笑了笑,道:“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伺候吧!”她的手指纤细修长,并不像做过粗活的人,我不仅心下生疑。
“多谢小姐,”她微笑着对我屈膝行礼,我猛然心头大震<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401821152/12786725/-3953373041998469094.png)'></span><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401821152/12786725/-3953373041998469094.png)'></span>这是宫里的礼节,她怎么……我诧异的看着她,她却已低下头,恭顺的走在我身侧。
贺戮走在前面,闻言回头说:“不是小姐,是夫人。”
我瞪他一眼,又看了下敏敏,她面上波澜不禁,只是眸中寒光一闪。我心中翻滚着惊涛骇浪,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等下沒人的时候,我再好好问她。
把敏敏带回住处,告诉她她就住在我隔壁,如果有什么事我会叫她的。又告诉了一些该注意的地方,然后静静的看着她。她站在那里,同样看着我,我反倒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
房中并无别人,我深吸一口气,问道:“是谁让你來的?”
她笑道:“小姐觉得呢?”
“是启悯吗?”我忙问道。
她眸色一暗,低声说:“你还记得……还记得摄政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