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不男不女,连名字都这么恶心!”贺戮皱皱眉,不再理会启悯,揽着我的肩膀就走,又道,“今晚我本想睡个安稳觉,现在倒好……你给我乖乖回去,不许再乱跑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启悯,他不紧不慢的跟着,身后寒光四射,他若略有异动,恐怕会立即变成刀下鬼。
我叹了口气,抬眼看看贺戮,默默摇了摇头。
回去之后贺戮就把我扔在床上,然后抱着我睡到天明。他竟然真的睡着了,而我自然是睡不着的!可是我被他圈着,根本就动不了!
第二天我急急找到启悯跟他解释<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407219701/12786725/7288456055959085591.png)'></span><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55407219701/12786725/7288456055959085591.png)'></span>目前我跟贺戮还算是清白的!启悯笑了笑,说:“这种状况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足为怪,毕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我怔了怔,心中虽感念他对我的谅解,但……若真的发生了什么,恐怕我也会觉得对不起他,不会跟他有所瓜葛了吧?
启悯握住我的手,认真说道:“阿娆,我在这里,定会护得你安全。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带你回京。”
我点点头,鼻子酸酸的。
既然启悯已经恢复了男人的身份,就沒有必要再易容了,贺戮忙于步真的事,白天几乎不怎么见人,但他并沒有放松对启悯的警惕,如今不光是院子里,就是门口都有两个守卫站着,随时观察启悯的动向。
我和启悯甚至不能做出一丝亲密的动作來,让我对贺戮很是气恼!
这相当于被软禁了,好在只要能让我看到启悯就好。
过了几天,贺戮的事告一段落,开始继续教我鞭法,而启悯不再跟着,趁着可以行动找逃跑的机会。
我练得满身大汗回到房间,刚好阿齐力送了冰镇的西瓜和甜瓜來,我大呼过瘾,也不管他们,自顾自的吃起來。
贺戮对阿齐力使了个眼色,阿齐力退下。贺戮坐在我床边,问道:“这几天似乎沒看到你的男宠啊!”
我一边吃一边说:“哦,有你在他就不用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