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强烈的太阳光几乎将这片贫瘠的土地烤焦了,我站在城楼上,眯着眼看百米外搭起的凉棚----待会儿,子陵就会在那里和贺戮谈判。我自然不会窝在这里,换上汉军的衣服,准备虽子陵前往。
子陵在我身后唤了一声,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一夜未眠,上午只躺了一会儿,现下满身疲惫,但我还是执意要跟去。
我将帽檐压得低一些挡住阳光,然后对子陵点点头,下了城楼,骑上苍狗跟在子陵身后。
子陵和贺戮身后各有五百骑兵,但这五百人只在三十米外等候,进入凉棚的双方各有三四人。
贺戮带着两个护卫先到了,我和子陵身后也跟着两个护卫,三十米玩就是骑兵,若谁先动起手來,未必就讨得了便宜。
贺戮眉间阴郁,目光凌厉的扫了我一眼,我沒有回避,也只淡淡看他一眼。
“摄政王呢?”子陵的气势也不输于贺戮,我在他身侧,也能感觉到那凛然的杀气。
贺戮冷笑道:“你们的摄政王身体不大好,目前正在营帐中养伤。”
子陵怒道:“你把他怎么了!”
贺戮轻蔑的说了两句突厥语,他身后的两个侍卫不怀好意的笑起來,然后对子陵道:“听说,你是他的大舅子?回去告诉你妹妹,她男人已经被我睡过了,还是趁早改嫁了吧!”
子陵大怒,我拦下他,冷冷问贺戮:“你想要什么就直说。”
这回轮到贺戮怒了,毫无征兆的大吼道:“你算什么东西!老子跟你们主帅说话,你插什么嘴!”
我皱了皱眉,知道他在对我逃跑害他损失了那些骑兵生气,并不理会,直接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东西,我说的话自然是有些分量的。既然要谈判,就拿出些谈判的诚意來,要怎样,你才肯放了摄政王?”
贺戮咬牙看着我,指着我点头说道:“好,好,好,既然你开口了,那我就提条件了!我知道那小白脸对你们來说意味着什么,沒了他,即便有辅政王恐怕也难成大事,那个儿皇帝自不必说!所以,我要----安东十四州……”
我脸上出现一丝轻蔑,冷冷道:“痴心妄想!”心里快速的盘算着,割了安东十四州,安东都护府就要退往辽东,而十四州不仅有一片上好的草原,还有几道关隘是军事要地。虽然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救回启悯,但若太轻易答应,只怕他们还会狮子大开口。
贺戮冷笑道:“我的话还沒说完,我不光要安东十四州,我还要----你!”
“放肆!”子陵怒喝一声。
贺戮看了他一眼,嘲讽的说:“高将军好大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