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着前头缓缓下沉的夕阳,低头看着缚着绳索的双手,无声苦笑。
距离谈判已过去了三天,贺戮给了启悯解药,放他进城,签订割让安东三州协议,并要求高子陵率军退居三州以内。
他们还在那里善后,我被阿齐力押着先行回千泉,这次沒人对我客气,虽然让我骑马,但是双手被绑,绳子另一端就掌握在阿齐力手中。因为这样怪异的牵制,原本五天的行程七天才到达千泉。
我又回到了这里,被软禁在我原先的房间。从踏上返程途中的那一刻,心中茫然直至现在。我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也不知道贺戮为什么一定要我來交换。但……至少启悯已经沒事了,只要他沒事,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我又觉得对不起启恒----好不容易打回來的东突,又被我送出去三州了。但是我总感觉,启悯会用他的办法把失去的都夺回去的!
我被软禁了将近十天,这期间除了阿齐力能來看我,沒人跟我接触。守门的两个突厥兵显然对我沒个好脸色,就是阿齐力也因为我私自逃跑对我有了两分不满,每日只是给我送吃的,其余的一句话不说。
从最初的茫然,到现在的担忧,担忧贺戮会对我如何?
他必定是恨死我了吧?要是杀了我也好,就怕他会对我极尽羞辱!
我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只要他敢侮辱我,立马横刀自刎!
打定决心,静静的坐在床边等他回來对我宣判。
这一日晚上,门外忽然喧哗起來,我站起身,看到贺戮风尘仆仆的大步走进,挥手让人退下,目光冰冷的盯着我,走到我面前,口中骂道:“贱人!”同时扬起手打了我一记重重的耳光。
我被打倒在地,只觉耳朵轰鸣,脸颊上火辣辣的疼,口中腥甜,吐出一口血。还沒等我回过神來,他揪着我的衣襟将我提起來,狠狠对我吼道:“你这贱妇!男人死了就勾引自己的小叔子!还有那高子陵……你说,多少男人骑过你了,你说!”
我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这样却更加触怒了他。他将我摔在地上,又对我高高举起手掌。我闭上眼,心中竟期盼他就这样一掌劈死我好了!
他迟迟沒有落下手掌,我睁开眼看着他,他已放下手,握成了拳,暴怒吼道:“贱人!**!我对你不薄!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背叛?”我冷笑,却又吐出一口血,“背叛的前提是忠诚,我不过是被你强行虏來的女人!原來在宫里我和启悯好好的在一起,你为什么要攻打西京?为什么要杀进雍州城?为什么要拆散我们!”
“你……”他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