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我尖叫着往后退,却退到了一个突厥士兵的腿上,我抬起头,他对我露出淫邪的笑容。难道就这样沦落在野蛮人的手中吗?像那个被绑在树上的女人一样,被**致死?
不!我不要!
阿齐力欺上前來,低声对我说道:“趁着贺戮还沒走,你此时求他,还有挽回的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说着,他却忽的撕开我的衣领,我惊讶的望着他,他皱着眉,对身后看了看。
我心念百转,绝不能受此**!随即高喊道:“贺戮,别走!不要走!我愿意伺候你,我愿意!”这大概是我一辈子最撕心裂肺的喊声了吧?
贺戮停住脚步,却沒有转身,阿齐力用手背抚了抚我的脸颊,低声道:“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话音刚落,只听“嘶”的一声,我的上衣被他剥落,裂帛被他抛到一旁,我捂着胸口恼怒的瞪着他,他这是在帮我吗?这分明就是在羞辱我!
贺戮忽然转过身,推开众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咬着唇,眼中含着泪,双手无助的护着只有亵衣遮掩的酥胸。他俯下身,勾着我的下巴问:“你刚才说,愿意伺候我?”
我一闭眼,泪水就滚落下來,随即睁开眼,对他绽出一个牵强的笑脸:“是,我愿意伺候可汗。”
“那就好好伺候我,否则,你的下场比这还惨!!”他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夹在腋下,走回他的房间,把我摔到床上。
我缩在角落,拖着被子想把自己裹起來,可是他却扯过被子扔在一旁,对我道:“既然要伺候我,就别扭扭捏捏的!你骑马逃跑的火辣劲哪儿去了!”我咬着牙低头不语,只听他冷哼一声,接着便看到他身上的衣服脱了下來,我不敢抬头,脑中一片混乱。
说愿意伺候他,只是权宜之计,我怎么可能真的把自己交给他?这样,怎么对得起启悯?
可是现在这状况,分明是箭在弦上,如果我表现出一丝抗拒,那他便知道我是在骗他,如他所说,一定会让我陷入更耻辱的地步!
我來不及想得太多,他已除尽衣衫覆了过來,我待要躲避,却觉得手脚如千斤重,脑中不停自问: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贺戮脸色阴沉,扯掉了我的亵衣,我惊慌失措的望着他,眼中露出哀求的神色。
“是你自己说愿意伺候我的,你这个样子,是做给谁看!”他冷冷说道。
“可汗,我……我能不能……”我想求他先放过我,可是话还沒说完,他就沉下脸连,一字一顿的说:“如果不愿意,我不勉强。”
是,他是不会勉强,他只会将我推入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