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戮把皇榜拍在我桌面上,龇牙咧嘴的笑道:“那小白脸果然野心不小啊!他废了那儿皇帝,就是你的皇孙,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他会要美人不要江山呢!谁知转眼不过一年,他就迫不及待的自立为帝了!”
我怔怔的望着皇榜,可是眼前模糊看不清上面写得什么,只依稀可见什么“登基”什么“大赦”什么“改元”……冷不防下颚一痛,贺戮捏着我的脸笑道:“伤心了?是不是觉得痴心错付呢?你当初不也曾想着抛弃他回去坐稳你太皇太后的位子,让你的皇孙不再受人摆布吗?他是男人,野心当然比你大,沒有你的牵制,他比谁都高兴!”
真的是这样吗?才一年而已,启悯就忘记我,选择了权力?
他是不是知道我已被贺戮染指,知道我是残花败柳,所以不愿再见我了?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他怪我沒有守住自己,他一定是恨我了!
我胸中不知哪里來的一股气,豁然起身,推开贺戮,冲出了帐篷。
跳上苍狗,狠踢马腹,苍狗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我向着玉门关的方向而去。此时北风呼啸,夹杂着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几乎看不清前面的路。
我只看到前途一片白茫茫,冷风刀子般刮在脸上,分明冻得刺骨,可我胸中那一股气,变成了一团火,烧得我浑身血液都沸腾起來。一下又一下的抽着马屁股,只望它跑得再快些!
我也不知跑了多久,苍狗忽然停了下來,不安的嘶鸣着,马蹄倒退,打着转儿。我这才发现雪片比之前更大,四周几乎看不清路,除了白色还是白色。我心中一突:迷路了!
我跳下马,雪沒入膝,艰难的走了几步脚下打滑,扑倒在雪地中。可我沒有立即爬起來,就这样埋在雪里。冰冷刺骨的雪花钻进我脖颈里,最外面的皮袄也被雪浸湿了。我闭上眼,心如死灰。
冷不丁后领一紧,我整个人都被提了起來,贺戮暴怒的脸就在我眼前。
我面无表情的望着他,漫天飞雪里,虽然是近在咫尺,我却觉得他那张脸也模糊起來。
他大吼:“你发什么疯!知不知道马上就要下暴雪了,你想死是不是!”
我冷冷道:“我是想死,你又何必跑出來看我怎么死的,倒不怕自己送了性命!”
“你……”他怒极,高高举起手,我干脆仰着脖子,盼他來个痛快!可他又缓缓落下,咬咬牙,看了看四周,将我抱上飓风。
天色渐渐暗了下來,飓风将我们带入一个山谷,此处风雪小了些,只是光线更暗了。贺戮跳下马,找到个山洞,进去查看了一番,出來说:“应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