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到后半夜,忽然听到战鼓声响,“咚咚咚”的像敲在人心口上。
贺戮握着腰刀跳起來,拉着我就奔出大帐,听到士兵的报告,他咬牙怒道:“竟真的敢追进沙漠來!”随即高喊阿齐力,将我推过去说:“带她先走!”
我喊了他一声,他回头道:“别怕,等我杀了那帮汉人就去找你!”阿齐力拉着我走,我只能看到贺戮召集士兵上马,向着追兵方向而去。
杀人,流血……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半年,双方都沒有停手的意思,也许真如阿齐力所说,除非有一方倒下,否则另一方一定不会罢手!
还要持续多久?
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死了!
两天后,贺戮追上我们,据说这次又被汉军杀了一万多人。而汉军忽然停滞不前,他们才有机会逃脱。
谁也沒料到汉军会如此神勇,尤其是在沙漠里。
阿齐力看我一眼,对贺戮说:“可汗别忘了,那皇帝曾亲自穿越过沙漠前往千泉,想必那时候他就留心记住地形,以备今日之战了。”
贺戮怒道:“不错,正是如此!他果然奸诈!”
阿齐力频频看我,又道:“当初可汗真不应该放虎归山,造成今日的局面啊!”
贺戮蹙眉,不悦的说:“过去的事就不必提了,你出去吧,让我好好想想!”
阿齐力躬身退下,我站起身道:“我进去休息了。”
贺戮拉住我,半晌,才说:“我并不后悔。”我眉心微动,他接着说:“这两年,是我这一生最快活的两年。”
我俯身抱住他,哽咽道:“这两年,我也很快活。”
再多的伤感也无济于事,两日后,我们已到了沙漠的中心,前方忽有战报传來,贺戮看后大发雷霆。
“出什么事了?”我示意阿齐力过去看看。
阿齐力去了半晌回來,脸色很不好,低声道:“千泉,回不去了。”
“为何?”我惊问。
阿齐力摇头叹道:“射舍提墩背叛,霍青已率大军侵入千泉,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了。”
看來启悯这次真的是有备而來,不仅计划缜密,而且运筹帷幄,几乎可算是算无遗漏。这两年,他不会都在谋划着这些吧?
他当皇帝,难道就是为了攻打西突厥?
如今,我们已被完全困在了这里,是坐以待毙,还是鱼死网破?不知可有更好的办法了。
阿齐力苦笑道:“真是沒想到,这位皇帝比他哥哥决心还大!”
我看着他:“现在该怎么办?”
他道:“依照贺戮的性格,必定会奋起一搏,留在这里,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