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这辈子还有穿上嫁衣的那一天。
看着床上铺开的凤冠霞帔,心中一阵恍惚,却又仿佛怅然若失。
“是按照你从前的尺寸做的,也不知合不合身,我看你好像瘦了很多。”启悯悄悄走进來,温和的说道。
我回过头,看到他唇边含着笑,莫名的怔忡,目光还是落在了这身大红新衣上。
他走到我身边,也看着那身红衣,笑道:“先试试吧?要是有出入,也可趁早改好。”
我低着头,将衣服叠好,放在桌上。启悯忙道:“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这样式,要是不喜欢,我让人重新画了样子给你挑……”
“启悯,”我打断他,“为什么?”
他一笑,灿若星辰,道:“什么为什么?你如今的身份是和亲公主,自然要以公主的规制來行事。只是这嫁衣是按照咱们汉人的形制做的,那胡服嫁衣,我实在看不上眼。”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泫然欲泣,背过身擦去眼泪,咬了咬唇,对着他道:“你明明知道我这两年在这里过得开心,也知道我与贺戮已经……为何、为何还要把我要回去?是觉得……我是污点吗?”
他眼中闪过惊痛,低声道:“你……是这么想的吗?”我沒有回答,他半晌沒说话,许久才道:“你是不想回去,还是不想见到我?可是这两年元曦和宝月都很想你,我也很想你。”
一听到元曦和宝月,我的泪就止不住涌了出來。启悯把我揽在怀里,紧紧抱住,哑着嗓音说:“这两年我一刻也沒有放弃过你,当摄政王的时候朝臣多有置喙,我狠下心杀了几个人,说我谋权篡位也好,大逆不道也好,我一定要让你回到我身边!过去这些日子对我來说就是折磨,从前我说过既要江山也要你,可等到真的有了江山,而你不在身边,我真是……午夜梦回都会惊出一身冷汗,怕你再也回不來了!”
我听着心酸,泣道:“可我、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
他放开我,抬起我的下颚对上他的眸,认真说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其他一切我都不在乎了。阿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望向他眼眸深处,水光潋滟,心中微动,却不知该说什么。他又抱紧我,声音里竟多了几分委曲求全,道:“阿娆,别再折磨我了,两年前我本可以救你,可恨我自己无用……你不知道我有多悔!”
“不要再说了……”我已泣不成声,他一直抱着我,轻抚我的背,直到我平复下來为之。我擦掉眼泪,低声道:“叫侍女打水进來给我洗脸。”
启悯长舒一口气,释然笑道:“好,你先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