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悯和我一起跟两个孩子解释了我如今的身份:突厥的和亲公主,重新嫁给皇帝当启悯的皇后,不再是从前的纪芙虞,但依然是他们的母后。
两个孩子听了半晌还是愣愣的,我和启悯相视苦笑,最后不得不说:“听不懂沒关系,只要记住了就行。”
宝月抱着我的胳膊说:“我只知道您是我母后就成!”
我闻言一笑,瞥见元曦也抿唇笑着,只是眼神依旧落寞。我心中长叹,面上笑着把元曦搂在怀中,柔声道:“元曦,以后我就是你母后,是你娘亲……”语带哽咽,启悯忙把我们都揽在怀里,笑道:“这可算是一家团聚了,不要再哭了。”我冲他感激的笑笑,靠在他肩上。
只是元曦和宝月暂时还不能随我回宫,需留在此处等到我和启悯大婚之后再接他们回去。
看着宝月眼泪巴巴的跟我挥手,我心里也不好受,但以后在宫里的日子只怕就是一辈子了,可以好好看他们长大。
几日后从雍州返回西京,启悯先行回宫,我在驿站等候。两日后太史局将大婚的日子传來,竟是八月初八。
我很是怔愣了一会儿,不由想起十五年前的八月初八,我被一顶青幔小轿抬进宫当才人的日子。
沒想到,我重生至今,已经过去十五年了,日子过得可真快。
当初死时的不甘,似乎还在眼前,即便重生后处处算计,把该打发的人都打发了,但也付出了不少代价!
我的玉儿,还有谷雨……甚至还有我那未曾谋面就已流逝的孩子……以及为我而死的启恒,对我不亲近的元曦,还有一丝隔阂的启悯……而如今我又要回到那个冰冷禁锢的深宫了,虽然前途未卜,但为了我的一双儿女,我都要打起精神应对!
高氏,还是后宫那些莺莺燕燕,谁敢伤我儿,我必要她生不如死!
我找出一个黑漆描金的长方盒子,将马鞭放进去,又忍不住摩挲了几下。贺戮,如果我不愿意离开突厥……罢了,你怎么可能为了我放弃整个突厥呢?
兀自苦笑,我的命运从來由不得自己啊!
再怎么算计,怎么争,如何争得过老天爷呢!
我盖上盒子,放进柜子底层,前事已过,再怎么伤感都回不去。如此,只能往前看,不回头了。
在驿站停歇几日,宫中派人送來几回赏赐,都说皇上正忙着,若我有不惯的地方,还请多担待。
我隔着屏风掩唇而笑,这片故土我都呆了几十年了,怎会不惯?但还是谢过來使,让人好生送出去了。
只是独自在这里,也沒人跟我说话,不免气闷。但我也知道,如今掩人耳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