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之前也有被册封过皇后,但那时只是册封礼,并非大婚。
八月初八,天刚蒙蒙亮,我就起身沐浴更衣,换上层层叠叠的嫁衣,画上精致的妆容,盘好头发,戴上凤冠。盖上红盖头,手中拿着如意和宝瓶,坐在床边等着礼官前來相迎。
直坐得我腰酸背痛,才到了吉时,便听到外面的乐声缓缓而來,到楼下乐声止时,礼官唱和《催妆诗》,催过三次之后,两边的喜娘扶起我下楼,上了马车,接着便是噼里啪啦一阵爆竹声,马车便在这声声震天里前往东大内。
到了丹凤门楼外,我要在此下车走到含元殿广场。走了快半个时辰才到。步上红毯,缓缓走向站在玉阶上的启悯。可是沒想到,才到玉阶下,就看到一双白皙的手捏住我的指尖。
启悯……降阶之礼是对有大功于社稷的人才可行此礼,我不安的缩着指尖,他却紧紧握住。头上的红盖头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总不能僵持在这儿,两边可都站满了文武百官呢!
我只得任由他牵引着上了含元殿前的玉阶上,和他面对面站着,听礼官一声声唱报,根据提示做出相应的动作。
跪、拜、起……一连串的骈文贺词。
我整个人都晕了,比骑马还累!
等到我的礼仪都行好,站起身又与启悯并肩站在一起,受百官朝拜。
好不容易等到礼毕,这一天差不多就这么过去了。除了又饿又累,我沒有别的感觉。
然后我又被扶上马车,送至南内南熏殿,进了卧房等着启悯给我掀盖头。等了好一会儿,听到跪拜声,启悯终于來了,在礼官的引导下用金秤挑起我的红盖头,我眼前这才豁然开朗。
我的目光首先落在那一对粗若儿臂的龙凤花烛上,然后才转过视线,对启悯微微露出笑靥,他也对我笑着,眼神明亮,带着欣喜和释然,好像我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
他坐到我身边,一起喝了侍女呈上的合卺酒,喝完之后,礼官将启悯的杯子倒了过來,取“阴阳和顺”之意。之后,启悯到东间更衣,我则在西间,却下凤冠,换上轻便的衣服,依旧坐在床边。还剩最后一道礼仪,其他人不便在场,纷纷放下帷幔退了出去。
启悯把手覆在我手背上,笑问道:“累不累?”
从早上到现在我只吃了小半碗莲子羹,所以他一问我便道:“好饿。”说完又苦笑,道:“当新娘子真累。”
他笑着拉我去外间,桌上放了好些点心,我也不客气,坐下就吃。见他只是笑盈盈的看着我,忙问:“你吃了沒有?”
他点点头,又道:“都是我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