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皇后袆衣,戴上九龙九凤冠,在宫人的簇拥下到了正殿,高坐宝座,目光一扫,不由怔住。
空落落的正殿里,只有三名带了品级的嫔妃跪着,其余都是一大帮子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春分在我耳边低声道:“皇上登基后因‘太皇太后’孝期未过,因此一直未曾采选,朝政繁忙,后又有战事,后宫便一直空虚,只有高贵妃和两位才人。”
我暗暗点点头,端坐了身子,以皇后的姿态道一声:“都起來吧!”
高氏率先站起來,抬头看我一眼,随即垂下眼睑,脸色煞白。那两位才人却不敢抬眸看我,我倒是第一次和她们见面,两人都是二十五六年纪,眉梢眼角掩饰不住的风情,想必当初进王府的时候,也曾娇媚动人,柔情似水吧!
我面上保持着皇后式的微笑,温和的说道:“都坐吧!以后就是姐妹了。”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然后示意霜降赐下赏赐。
然后,便是两位才人所出的公主上前拜见我这个嫡母,两个粉妆玉琢的小人儿,礼数周全,我看了也喜欢。她们行过礼就退下了,并不与生母亲近。
霜降看出我的困惑,低声道:“皇上从前在潜邸时就说两位才人身份低下,不让她们亲自抚养女儿。”
原來是这样,我略略点头。
阖宫觐见便到此结束了,接下來是命妇们拜见,看到那些穿着几乎相似朝服的命妇们脸上出现或惊讶、或奇特、或惊恐的表情,我唯有在心底苦笑。
只是一连串的拜见结束之后,都沒有看到明素素。
“贤王妃怎的不见?”我低声问道。
一旁的礼官忙跪下说道:“回禀皇后娘娘,贤王妃身体抱恙,因此未能來参拜。”
是真的身体抱恙,还是不肯见我?
我并未多说,只道:“既然贤王妃身体抱恙,本宫就不追究了,待会儿命人将本宫的赏赐送到王府吧!”
“是。”
拜见结束的早,名命妇们打道回府,两位才人也退下,我叫住了高氏。她低眉顺目的半屈着身子,我对她清冷一笑,道:“贵妃的孩子被送去青溪书院读书三年,如今也是回來的时候了。”只见她眉梢一跳,极力抑制住激动,她对元曦好是不假,但前提是她以为元曦是她的儿子。所以,对于“我所生的宝月”,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我随即话锋一转,道:“只是本宫听说从前旧事,十分可怜宝月那孩子,而贵妃抚养孩子的方式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所以,两个孩子回來之后,会由本宫亲自抚养。”
当听到“宝月”这两个字时,她已出现了一丝不安,听到这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