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悯见过回纥小王子顿莫之后,只笑说他是跟着前來学习的,便让他去了崇文馆,跟元曦等宗亲子弟一同上课。我也隐隐知道了些这个顿莫,是回纥可汗的儿子,从小在西京长大,喜欢汉族文化,说一口流利的汉语,除了长相有异,其余几乎和汉人一样。
我不由失笑:又是一个阿齐力,却不知他会不会跟阿齐力一样,背叛这片养育他的土地!
想到阿齐力,我又想起一事:当初贺戮被围困,曾向回纥借兵,但回纥不敢与朝廷为敌,所以从始至终都未曾发兵。若回纥可汗也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不知今日会是何局面。
次日是八月十四,启恒在麟德殿犒赏三军,后宫无需参与。
八月十五启悯先去祭月,晚上在花萼相辉楼设宴,因之前定下外朝官员与内宫女眷不得同饮夜宴的规矩,因此这一晚只有帝后、高贵妃、两位才人、三位公主和一位皇子参加。
这几日看來,那两位才人倒不是会生事的,私下跟启悯说时,他笑道:“这两人刚进府时也少不了兴风作浪,很是被高氏打压了一番,后來生下女儿,以为有了翻身的机会,可是我的态度冷冷,对她们从來都是不假辞色,也从不进她们的房,她们这才安分下來。如今你执掌后宫,她们女儿的前程都在你手中,不怕她们不听话。”
我听完不由对启悯御人之术十分钦佩,的确,女人的所作所为都取决于男人对她们的态度。男人若对她们露出一丝笑容,她们都会觉得自己有机会占据一席之地,排除异己、争斗不休!但若男人从一开始就沒有给过她们希望,她们知道无论怎么争都不会有结果,与其去追求不可能得到的,不如安分度日,还能看到女儿出嫁的那天。
如今心存妄念的只有高氏一人。
我啜着酒看向高氏,她对面坐着元曦和宝月,两个孩子正窃窃私语什么。她的目光太过专注,并未发现我在注视她,而元曦感觉到了她目光,抬头看了看她,显得有些不安。宝月也很快发现了,对高氏冷冷瞪一眼,继续拉着元曦嘀咕。
高氏欲言又止,垂下了眼睑。
我微微一笑,饮尽杯中酒。耳边丝竹不绝,眼前舞姿曼妙,我不由微醺。
启悯在下面捉住我的手,我回头冲他一笑,他在我耳边低语道:“你还欠我一个洞房之夜……”呼出的热气喷在我脖颈里,不由耳朵根子发热,脸也烫起來。
一曲终,一舞毕,我忙抽出手指,端正坐好。
却不想高氏忽然说道:“皇上,皇后,臣妾敬你们一杯,恭贺新婚之喜,祝皇上皇后白首偕老,永结同心。”说完,仰头饮尽杯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