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醉醒來,已是第二日的巳时,让人预备了香汤沐浴,喝了醒酒汤,头还是晕晕的。春分不放心,请沈七來给我把脉,给我一个小瓷瓶,并道:“这是微臣制的醒酒丸药,醉后吃一粒,就不会太难受了。”
我让春分收下,当即吃了一粒,果然觉得好多了。
沈七退下之后,我才问春分:“今日可有什么人來过?”
春分抿唇一笑,道:“早起奴婢就传了您微恙,不让人打扰,大殿下和公主來探望过便去上学了。倒是皇上……昨晚回來瞧您睡得沉,怕吵着您,去东间榻上将就了一夜。”
我怔了怔,忙问:“皇上……昨晚回來过?”
春分忍着笑,道:“自然是要回來的,这儿才是皇上的寝殿呢!他不回來睡,去哪儿睡?”
我抿了抿嘴,幽幽道:“倒是我耽搁了他,那便另寻一处住着,省得他要宠幸新人都不能够。”
春分一面笑一面给我端了茶,慈爱的说:“您又说气话!”又道:“今日午时皇上要在花萼相辉楼赐宴群臣,宫眷不便参加,娘娘不必等皇上來午膳了。”
我摩挲着手里的纨扇,嘀咕道:“谁要等他了!”
中午宝月陪我用膳,有意无意的多看我几眼,最后憋不住问:“母后,您、您沒事吧?”
我笑了笑,道:“母后沒事,就是有些累,快吃饭吧!”
宝月“哦”了一声,闷头吃饭。
下午宝月跟着姑姑学针线,在我这儿歇了午觉就要回金花落,我正哄她睡着,春分匆匆过來在我耳边道:“娘娘,皇上撤了宴准备过來,那舞姬……去花萼相辉楼找皇上了。”
“现下皇上人呢?”
春分低声道:“还沒出來……”
我拍着宝月的手猛地一顿,豁然起身,对霜降道:“好好照料公主。”随即转身出去,大步走出南熏殿。
宫人们纷纷跟上,春分急忙拦住我,劝道:“娘娘,不可……”
我并不理会,出了瀛洲门沿着龙池往花萼相辉楼疾步走去。可是走着走着,龙池边树木苍翠,桂花清香,偶有两只雀鸟鸣啾而去。我的步子慢慢放缓,最后停了下來。
站在池边,看着斜对面的三层朱楼,长长叹了口气。
春分亦叹道:“娘娘,您别难过。”
“难过?”我冷冷一笑,“我有什么资格难过?天下的女人都是他的,他想要谁就要谁,更何况,我……我还有什么资格……”
我紧紧握着拳,随即又松开,看着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又仰起头看了一眼万里无云的天际。
“走吧,回去了。”
回到南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