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熏殿寝殿的横梁上系着一根红绸,红绸一直垂到了床幔间,另一端系在了我的腰肢上。我的双手紧紧抓住红绸,仰着头喘息,启悯轻吻着我的耳垂,彼此身体贴合的无比紧密,他抚着我胸前的柔软,低声问道:“好玩吗?”
我极力控制着从骨髓里溢出的快感,轻喘道:“你……你从哪里学來……这些……嗯……”
他含着我的耳珠低低的笑,只问:“好不好玩?若是好玩,我们再换一个玩法好不好?”
我咬着下唇沒有回答,他的耻骨贴着我的臀,狠狠顶了几下。我忙求饶:“好,好,你想玩什么都依你。”
他又笑起來,道:“这样才乖。”然后握住我的手往下移,让我的身体下沉,他平躺在床上,我便坐在了他的身上。接着,他便摆弄着我的身体,让我的身体慢慢旋转。
才转了半圈我就受不了了,他那东西本來就生的和旁人不同,这样旋转着,那弯曲的部分就是一个凸起,勾挑着我身体最深处的每一块媚肉,又麻又痒却又快感横生。
“不……不要……”我的请求已变得断断续续,可是他却丝毫不理会我,继续让我缓慢的旋转着。我的双手已经失去了力气,耷拉下來,好在缠在我腰间的红绸紧紧的捆住了我,让我能在他的指示下,变幻出他想要的状态。
我的齿间溢出轻缓断续的吟哦,浑身都麻软了,也不知他要怎样,难道就这样一直旋转下去吗?好在他的速度极慢,让我不至于晕眩,还能享受逐渐适应的极致愉悦。
红绸的韧劲已到了极限,他让我蜷缩起双腿,然后放开了我。
我像一只陀螺般反转起來,下体的快意闪电般传至我的全身,我几乎连呼吸都忘记了,快速的旋转让我头晕目眩之余,也加重了他在我体内勾挑的摩擦力,就那样让我体内敏感的最深处**不堪,暖流阵阵涌出,我竟就这样舒服的晕了过去。
我在他的热吻里醒來,腰间的红绸已经解开,他将我抱在怀里,笑着看着我。我无力的推了推他,道:“我、我不行了,让我歇一会儿。”
他翻身压在我身上,抱起我的一条腿,拂过两腿间的黏腻,笑道:“可是,我还沒有满足呢。你总不能只顾着自己,就不管我了吧?”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两个时辰了,我已经筋疲力尽,可他还是沒有释放一次。
我咬着唇别过头,他哪儿來那么持久的耐力,简直……快要我的命了。
不由分说的,他再次进入我的身体,而我的身体因为得到填满,忠实的给出了本能的反应。随着他的抽送,我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粘液已经顺着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