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上元灯节,东西两市都要彻夜狂欢,启悯带着我和元曦、宝月前往东市微服观灯,也不知从哪儿得來的消息,顿莫也跟着來了。
宝月红着脸,十分嫌弃的样子,启悯却笑道:“既然來了,就一起去吧。”我皱了皱眉,他已应允了,我自然不好拒绝。
马车停在东市口,我们步行进去,元曦和宝月很久沒出宫了,都很兴奋。只是东市里面的人越來越多,宝月那个性子实在是跳脱,我忙让羽林卫跟上他们,免得走丢了。
启悯紧紧攥住我的手,人來人往,也担心我被挤散了。
“真不该今天出來的,人这么多,也不知道看的是人还是灯。”我被人群挤得几乎挪不开步子,抱怨起來,“都是你一句话,惹得他们非闹着出來不可。”
启悯一面眼观六路盯着孩子们,一面笑道:“既然话都说出口了,自然不好收回啊!君无戏言嘛!”
我白他一眼,踮起脚尖寻找元曦和宝月的身影,他忙道:“别担心,就算宝月闹腾,顿莫和元曦也是很沉稳的。身旁还有羽林卫,不会出事。”
我皱了皱眉,也不知这样走下去有什么好看的,想叫孩子们就此散了回宫。可是宝月却兴冲冲的跑回來,拉着我说:“母亲,母亲!前面有个好大的灯笼!比我还大!”
启悯对我扬扬眉,我无奈的跟着人群走过去。
确实是一个好大的大红灯笼,竟有七八尺高,挂在一个牌楼下,好些人站在下面指指点点,啧啧称奇。
宝月钻到人群前面,仰起头看那大红灯笼,灯笼上还有好些花纹,画着牡丹、莲花、百子嬉戏等图样。而灯笼下面也长长垂下彩穗和糖果点心之类的。
“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奇的问。
“祈福用的吧!”启悯随口答了一句。
宝月看到了那些糖果点心,叫道:“爹,娘!我要去点心!”
我哭笑不得,宫里那么多点心她不吃,偏要吃外面东西,可真是人來疯!我就当沒听见,可顿莫却自告奋勇的说:“我去帮你拿!”
宝月立即嚷道:“谁要你帮我!”
顿莫讪讪的,元曦笑道:“你既然这么嫌弃他,干嘛刚才不见了他就四处寻了去?”宝月赧然,狠狠瞪元曦一下,元曦自顾自笑着。
我瞧着宝月和顿莫,一个宜喜宜嗔,一个言笑晏晏,不知怎的心中一动,却是怅然若失,再看元曦,从容淡定的模样像极了启悯,但那眉眼又像极了我,可是他若沒了笑意,绷紧的下颚又酷似启恒……
“也沒什么可看的了,回宫吧!”我怏怏的说道。
启悯捏着我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