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多久才能忘记一个人?
一年?十年?一辈子?
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人,是你的仇人还是爱人呢?
她算是我的仇人,也是我曾爱过的人,十年了,我却沒有忘记过她。
记得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正用金簪插进自己的咽喉里。我本能的把她抓了起來,因为在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阿娘。阿娘,她也是用一根金簪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阿娘是汉女,我是所有人口中的“小杂种”!
从小到大,当我被兄弟姐妹们欺负的时候,我只能默默忍受。如果我反抗,则会招來更加恶毒的对待。而这个时候,阿娘只能远远的看着,看着我被欺凌/辱骂,看着我躲在一旁默默流泪。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是汉女的儿子!
我不让阿娘接近我,因我知道,只要她一接近我,等待她的将是父汗无休止的折磨!
我亲眼看到父汗鞭打她,咒骂她:“不许你接近我的儿子!你这个低贱的女人!”
和我一样,阿娘也只能默默忍受。
我偷偷的给阿娘找來疗伤的药膏,帮她敷药,可是却被父汗看到,阿娘再次被欺凌……父汗当着我的面欺负她,像野兽一样发泄着**!阿娘痛苦的别过头,哭喊道:“出去!你快出去!别看……别看……”
我听着阿娘近乎凄厉的喊声,茫然的走出大帐。
这里的天永远是那么的蓝,云朵永远低低的,有时候草甸碧绿,有时候却黄沙漫天。
我坐在土丘上望着这片天空和土地,不知怎么,泪水就湿了衣襟。
我竟然会哭?
被打断肋骨的时候,被划破血管的时候,我都沒有流一滴眼泪!
掉眼泪是娘们儿懦弱的表现!
我站起身,冲着天空狠狠挥舞了几下拳头。
长生天在上!这样的日子早晚都会结束的!我一定,要成为这片土地的主宰,让我和阿娘,都不再受欺负!
可是,阿娘终究还是离我而去了,用她唯一保留下的汉人的头饰,结束了她在这里痛苦的后半生。
看着在血泊里的阿娘,她的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我沒有哭,从今往后,沒有任何人任何东西能让我痛苦!
我要杀光所有人!所有欺负过我,欺负过阿娘的人!
我还要攻进西京,让汉人们都臣服在我的脚下!
就在那晦暗的刀光剑影里,我看到了正准备结束性命的她。本能的,我救了她,不是因为她的美貌,也不是因为她的身份,只是单纯的因为,那一刻我真的看到了阿娘。
后來我才知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