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熏殿灯火通明,寝殿旁边专门辟出來的产室外站着一群宫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端凝的表情,就连元曦和宝月这两个孩子都表现出不同寻常的肃然來。产室里不时传出一阵令人心悸的喊叫声,每当声音响起,一国的帝王李启悯的表情都会闪过一丝不安。
他几次想进去,都被人拦了下來,内侍省首领太监曹红不停的安慰道:“皇上,您不能慌,您一慌,大伙儿就都跟着慌了。殿下和公主都……都还在呢!”
启悯冷冷看他一眼,只得坐下等着。
阵痛已经持续一天了,孩子却还是沒有出來的迹象。要说阿娆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两个都有惊无险,但是……但是上回小产落下的病根,不知会不会有所影响。
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如果为了生孩子让阿娆受这么大的罪,他宁愿不要孩子了!
曹红擦了擦额上的汗,偷看着皇帝的神色,已经拦了好几次,皇后娘娘要是再不生下孩子,他恐怕就拦不住了!
宝月悄悄牵住元曦的手,这才发现自己掌心里都是汗水,元曦的手也紧绷着。她抬头看了哥哥一眼,小声问道:“哥哥,你希望母后生下的是皇子还是公主呢?”
元曦的身子一僵,道:“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都是我们的弟妹,都好。”
宝月撇撇嘴,看了看产室,说:“我希望是个皇子,父皇已经有了两位公主,而母后也只有我一个女儿,所以我希望是个皇子。这样,母后的地位就永远不会动摇了。”她似笑非笑的望着元曦,又道:“不过,哥哥你放心好了,不管母后生多少个皇子,你永远都是长子嘛!”
元曦淡淡看她一眼,说:“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吗?”
宝月嗤笑道:“你不在乎就怪了!自从知道母后有孕,你就一直摆着这幅臭脸,好像谁欠了你几百万两银子似的!”
元曦沉下脸喝道:“别胡说!”
声音太大,连皇帝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们。元曦的脸色更差了,宝月吐了吐舌头,注意力继续放在产室里。
戌时快过的时候,产室里终于传出婴儿的啼哭,启悯不顾阻拦,率先冲了进去。
元曦站着沒动,宝月也管不了那么多,抓住一个出來的医女就问:“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那医女显然还沒回过神來,宝月问了好几遍她才对宝月行了个礼,笑道:“恭喜公主殿下,皇后娘娘生了位小皇子!”
“小皇子!”宝月兴奋的大叫,指示自己的宫人,“快赏!快赏!”
元曦蹙眉拦住她,道:“父皇还沒发话,你怎么抢在父皇前头!”
宝月笑道:“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