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毛文龙的话,陈继胜眉头一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陈继胜总觉得这里面有不对的地方。略微沉吟了片刻,陈继胜轻声说道:“大帅,此事怕是不会如此简单啊!”
在自己的手下里面,陈继胜是最得到信任的,听了他这话,毛文龙眉头一皱:“说来听听!”
“朝鲜对鞑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们会将朝鲜拱手让给我们?这本身就合理啊!”陈继胜看着毛文龙,开口说道:“除非他们得到的好处比朝鲜更多,可是哪里的好处会比朝鲜还多?”
尚可喜和耿精忠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显然陈继胜的话给他们打开了思路。
“卑职觉得,如果是南进,面对王之臣的人马,无论是攻打宁远,还是攻打锦州,皇太极都占不到便宜。即便是他不计损失,攻破了锦州和宁远,那后面的山海关呢?”
“山海关后面还有蓟镇,皇太极根本就占不到便宜,所以南进是不可能了。向东他已经打下了朝鲜,那就只能是向西了,皇太极要西进,追击林丹汗,统一蒙古诸部,这是要做成吉思汗啊!”
陈继胜说着说着,自己的脸色都变了,抬头看着毛文龙:“大帅,这件事情万万不能答应他啊!”
“为何?”毛文龙看着陈继胜,沉声说道:“他要西进就西进,与林丹汗狗咬狗,和咱们有什么关系,让他们两败俱伤才好。一旦咱们占据了朝鲜,可就是大有可为了!”
“大帅,一旦皇太极占据了蒙古草原,征服了蒙古诸部,那整个草原都任由皇太极驰骋,大明的北边就会吃紧了。皇太极不在辽东,朝廷岂会像现在这样看重大帅?”
一边的耿精忠冷哼了一声,带着几分不屑的说道:“咱们有了朝鲜,岂会在乎朝廷的态度?”
看了一眼耿精忠,微微一笑,显然耿精忠的话说道了毛文龙的心里,现在被朝廷掐着脖子,他有些受够了。
“况且,咱们有了朝鲜,向西可攻打沈阳,后退有鸭绿江可守。以咱们的战船和人马,皇太极想要打咱们都不可能。到时候大帅做了朝鲜王,咱们也算是成就了一番大业了!”耿精忠脸上带着几分狂热的说道。
陈继胜刚要在说什么,大厅外面的士卒进来禀告:“大帅,孔友德将军在外求见!”
“友德回来了?”毛文龙脸上大喜,连忙说道:“快快请进来!”
孔友德也是毛文龙的心腹,与陈继胜不同,孔友德和尚可喜耿精忠关系非常好,并称为山东三矿徒。在毛文龙的手下,他们三个人也是最大的一股势力,对于走私十分的热衷。
时间不长,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