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李襄手中握着茶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她现在脸上带着面具只能看到她这双黑亮的眼珠和微微上翘的额嘴角。冰雪抬起头打量着她:“我想少主是可以猜到的,少主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你是想用假的城防图来对付你父亲?也就是越国的国主!”她在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露出几分狠辣, 有的时候她的确是非常佩服冰雪,这这份狠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了的,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狠辣的人, 可跟冰雪比起来简直是什么都不算。
她脸上的笑容更深一分, 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就因为这个,你想花三万两买一张假的城防图!不过本座很好奇, 你刚才承诺的三十万两世什么呢?”她将茶盏放在石桌上,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藏着很强的内力。
这也算是一个警告吧,如果冰雪想要耍花样的话,这就是她的实力。
冰雪也不是一个蠢人, 她皱着眉头:“少主和那大宣的小皇帝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声音中带着几分的凌厉,听到这话李襄抬起头直视着她的眼睛:“本座与大宣的皇帝是什么关系?这件事与公主有关系吗?”
“倒也没什么没什么关系, 不过这件事与白子轩有关罢了!如果你和那小皇帝交情不错,我可就不敢说了啊!”她咬着摇了摇头,一张干净的脸上多了几分的算计。冰雪的容貌算是出挑的, 虽然她不如李襄那般倾国倾城, 可是她的五官长得十分耐看。
而且冰雪肤色白皙, 现在穿着一身男装眉眼处多么几分的英气。她就算是满脸算计的时候的偶不会让人觉得讨厌。不让人觉得讨厌却让人觉得脊背生凉,李襄看着她就觉得这个女人让人看不透。
她和冰雪不是第一次交手但是她却觉得这个女人太过于聪明伶俐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会有很大的压迫感,虽然她现在坐在这里可却看不透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她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石桌,有些疼又有些痒痒的。
“既然是这样那公主还是别说了!我与那大宣皇帝是相好的,你要是说完我不高兴了那就影响到这次的合作了!”她这话一说完身后的慕容虎躯一震,一双眼睛中露出深深的手上来,双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就算是指甲掐进肉里也没有感觉。
冰雪就是喜欢李襄的爽气听到这话笑了两声:“本公主喜欢和爽快的人在一起合作,既然少主已经答应了,那本公主就在一个月后过来取城防图了。告辞!”说完,她就从座位上站起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李襄长吸了一口气:“好一个越国的探子营的首领啊!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