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雄伟宫殿般的主城府前。
嬴异人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咬咬牙,朝着主城府的大门而去。
宫殿般的主城府大门并没有像外界、或是后世的宫殿般漆着朱红色的油漆,而是其黑胜墨般的黑色油漆。
漆着黑色油漆,透着古朴气息的大门被缓缓打开。
这座城池很大,宫殿也很大,以至于嬴异人走到宫殿内的大殿用的不少时间。
途中嬴异人放出了不少冥蛇,待得来到大殿前的时候,就连嬴异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放了多少冥蛇出来。
轻轻推开大殿的大门,印入嬴异人眼帘的,是一个宽阔的大殿。然而,大殿虽宽,却空荡荡的。
从大门进去,大殿的尽头,赫然只有一张桌案,一席帝座。桌案上面一张合拢的诏书一样的东西,其旁边还放着一支铭刻着玄妙符文的毛笔。诏书和毛笔都透露着不简单的气息。
嬴异人来到桌案之前,似是心有所感般,嬴异人一只手拿起了那卷神秘莫测的卷书,一只手拿起了那支笔杆刻着玄幻莫测的神笔。
忽的,就在这时,嬴异人周围的空间似乎都扭曲了一般。再眨眼一看时,大殿里哪里还有嬴异人的身影?
一处不知名空间内,嬴异人的身影悄然出现。
蓦然间,只见此时的嬴异人身披黑色重甲,头顶戴着一个黑色的头盔,腰佩宝剑,左手牵着马僵,右手握着一柄锋芒毕露的黑色长戟。胯下一匹黑色战马披着黑色重甲,身后八千黑甲骑兵亦是全副武装,人马尽皆身披重甲,一股肃杀之气油然而生,可谓是煞气冲天!
而在他们的对面,却是十万身身披白色轻甲,同样是枕戈待旦的精锐士卒。
若有能识宝马的人在此,定然会惊奇的发现,嬴异人麾下这些士卒所骑之马,居然尽皆是上等的良马!
此时的嬴异人却是没有想那么多,而是沉着下令道:“锋矢阵,杀!”
按照正常情况,嬴异人作为全军主将,应当坐镇中央,让士兵冲锋的,尤其是在这个智将名将辈出,猛将冲阵和斗将还未兴起,甚至是可以说还未出现过的时代。
敌军多出己方十余倍,而己方又全是重骑兵的情况下,如若不能一次冲散敌方阵型,或是说不能冲出敌方军阵,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屠杀,全军覆没!
骑兵作战,尤其是重骑兵,如若不能冲出敌方军阵,那么除了化身鱼肉,被分割包围,任人宰割,真的别无他路。
然而,这注定不会是正常的情况。
只见,本该由士兵冲锋的战阵变成了,以嬴异人为箭头,向着对面的军阵发起了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