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诸葛圭紧守城池不肯出战,曹操的军队纵然历害,但始终没有办法突破琅琊郡的水泥城池,更无法打到开阳城。
随着时间的消磨,士气也渐渐低落下来。
而这時,刘备来了。
“有病!还病得不轻,这是打仗,不是游侠决斗!”曹操一把将刘备送来的战书扯碎,“哪来的这个刘备,竟然狂妄至此。凭这么一个小人物也敢堂而皇之给我下战书,真不知道自己的斤两!”
他气哼哼环顾营中诸将,“平原相……哪来的这么一个平原相,你们谁知道这个刘备的底细?”
帐中诸将面面相觑,全都摇头,最后还是居于西席首位的纪灵说了话:“起禀将军,末将略知一二。”
纪灵之所以坐于西边首位,并不是他的地位高兵马多,而是因为他并非曹营中人。曹操攻占徐州,袁术派朱灵与另外两个部将率领四个营来协助,其实也有分一杯羹之意。
这半年来,曹操冷眼观望,纪灵虽然只有万余人马,但其治军之才不逊曹仁、于禁,作战勇猛也不亚于乐进、夏侯渊,称得起一员良将。但他毕竟是袁术的人,说好听的是友军,说不好听的是袁术放在他身边的一双眼睛,曹操不可能对他十分信任,因此说话也客气得多:“你知道这个刘备,那有劳你说与大家听听。”
纥灵的嘴唇生得有些上,加之大眼睛总是瞪着,所以不论他说什么看上去都显得很傲慢:“这个刘备刘玄德乃涿州人士,是公孙瓒封的平原相,归青州的伪刺史田楷统领,我在河北同他较量过。”
青州的局势是北方诸州中最乱的,袁绍任命臧旻为暂代青州刺史,公孙瓒也任命部下田楷为刺史,两家其实都各自占据了一部分。除了他们之外,青州北海郡在太守孔融的带领下遥遵西京朝廷,青州黄巾依然还掌握一些县城,而徐州土豪臧霸也侵占了沿海的几个县,几路人马互相牵制,都打成一锅粥了。
“他娘的,我当是个什么鸟人,原来是伪职。”曹洪扯着嗓子嚷道,“田楷这个胆小鬼自己不敢来,竟打发一个部下来送死。刘备还真就敢来,不知死活的东西!”
“此言差矣。”纪灵笑了,“我观这个刘玄德不但比田楷强,而且其心计才能还要高过他的主子公孙瓒呢!”
“你还挺拿他当回事,此言是不是有点儿过了呀?”曹洪笑呵呵道,“老弟莫非在他手下吃过败仗?”曹营诸将对纪灵总是抱有敌意,所以曹洪的话里带着几分挖苦。
“刘玄德乃常败将军,我岂会输给他?”纪灵指了指自己脑袋,“我不是说此人打仗多厉害,而是说他脑子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