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之信看了看那份地图,然后又抬头看了看他朱慈灿,好一番端详,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
过了好半响,尚之信才缓缓道:“阁下好大的手笔,难道就这么确信本王会答应?”
朱慈灿笑了一下,道:“要是以前的殿下,在下不知,但现在的殿下,在下知道,殿下肯定会答应在下的。”
“你这么肯定?”尚之信道。
“自然。”朱慈灿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簪子,将其推到了尚之信的面前,“这件东西想必殿下很熟悉吧?”
尚之信看了看,确信这是一件出自他们尚府的东西,“这东西你那来的?”
“前日手下抓到了一个自称是贵府王妃贴身丫鬟的女子。”朱慈灿看着尚之信,“另外还从她嘴里听到了一件很是意外的事情,殿下想不想听听这件事情究竟是什么?”
尚之信的眼皮不自然的跳动了一下,他已经猜到了那个被朱慈灿抓到的丫鬟是谁了,也猜到朱慈灿口中所说的奇怪事情是什么了。
其实今日的赴宴,本身就代表了一种态度。
尚之信既然来,说明啊心里是比较同意和认可那份势力分布图的。
说白了,尚之信的野心随着小翠的那个故事,如种子一样,已经开始生根发芽。
“时间?”尚之信忽然道。
“快着年底,慢着一年。”朱慈灿知道尚之信口中时间值得是什么,当即回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话,“难道殿下不需要准备吗?”
朱慈灿问到了殿下,既然要起兵造反,自然要准备相应的钱粮兵甲了。
吴三桂那头倒没什么,他本来面对的就是残存的南明势力,钱粮兵甲频频调动也没什么。
但广东差不多已经被平定了,大规模的调动兵马粮草,肯定会引起满清朝廷的注意力。
那个时候便适得其反了!
这一次朱慈灿亲自潜入广州城,除了想办法逼反尚之信之外,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计划。
这个计划说白了,就是让尚之信养寇自重。
养寇自重,许多人都用过。
满清崛起,不就是因为养寇自重,弄到最后,尾大不掉。
朱慈灿端起面前的酒杯,朝着尚之信道:“既然殿下心里有了决断,自当饮了这杯酒,请。”
尚之信端起酒杯,与朱慈灿碰了一下,将其一饮而尽。
看着尚之信喝掉了酒杯里面的酒,朱慈灿淡淡一笑,朝着尚之信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吴家和你们尚家便是盟友了,既然是盟友,有些事情自然就不必要在瞒着掖着了。朝廷有可能会消藩,至于消藩后的去出,听说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