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奇摆出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说道:“看来战争即将到来了,政府军昨天来小镇里征伐劳动力,并以100索比一天的价格来用,幸运的我被挑中了,还有镇子上的几个年轻人。我在那里忙活了一天,看起来好像是政府军在后面的森林里架设防线,在不断的浇筑水泥墙和战壕呢!天呐,那高达10米的灰色大墙我想想就发昏!”老麦格听完弗兰奇的话不禁立起了他头上仅存的几根头发。两个眼瞪的有牛那么大。“慌什么我的麦格,谁会对一个贫民窟下手呢?更何况这里只有可怜的几条街!”我晃了晃酒杯,透过酒杯看向麦格再加上他那个苦涩的表情让人看起来不禁发笑。
“哈哈哈!”麦格苦闷的笑了笑,将龙舌兰拿了上来示意让弗兰奇自己倒酒,弗兰奇见到酒,恨不得马上对着瓶子喝。“大不了,你可以用那把猎枪去放倒他们,哈哈就像荒野大镖客那样。”我喝了一口龙舌兰指着麦格身后的猎枪到。
“算了吧,谢里尔。我这把骨头只能去送死,对面可是真枪荷弹的反抗军,他们都有反抗政府的胆子。”我可以看出麦格脸上的不安,毕竟他不像我和弗兰奇一样无牵无挂。“呵呵呵,这个政府本来也没有太大的实力,这种胆量谁都有的。你不用害怕,更何况这里还有两只醉鸟保护你呢。”“对,两只醉鸟,醉鸟哈哈哈哈。”
老天!弗兰奇肯定又把那瓶龙舌兰给干了,一个空瓶在他的手上晃来晃去,“这个老酒鬼,真是自私”我笑着说道。“没事。。。我。。。我有钱。。有钱付账”弗兰奇磕磕巴巴的说道,恩,他喝完酒总是会这样,不过这不代表他真的喝大了,只能说,他的舌头太大。弗兰奇将100索比给了麦格,麦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马上将硬币收进了他那破破的灰色大衣内。“感谢上帝。”麦格说到,“应该是。。感谢。。感谢弗兰奇!”弗兰奇又答言到,不过想想也不错的,尽管生活环境差了些。但是每天还能喝酒还有老战友陪着。我更宁愿窝在这个小镇。那可比外面乱飞的子弹好。天知道子弹下一秒会飞向谁?
嗡嗡。。。嗡。。。嗡。。门外突然响起了声音,震得酒吧入口的小挡板乱晃。我喝了一杯酒,就在我放下酒杯时,我可以看到麦格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安,相信我,在战场上摸打滚爬这么多次,人的眼神可以暴露出很多情感,更主要的是,他的那只手正在紧握着身后猎枪的枪托。
我和弗兰奇出于本能反应,都手握腰间的战术匕首向后看去。原本死寂一般的街道不断地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听这数量应该不少。酒吧的内部本来黑暗。外面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