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我留了一点心,不然的话真的就要被狙击手给阴了,我深呼了一口气,迈了一大步将绞雷跃了过去。到达二楼,窗户仍然是被人用布恶意封上了。黑乎乎的一片不禁让我后背发凉,谁敢确定这个房子里只有那一个狙击手?现在说实话我真是有点后悔来到这个房子了。二楼的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一个破桌子还有一个破衣橱。衣橱的边上是直上直下的一个木梯。我走向木梯地下,向上看去,木梯的尽头是一个可以向上推的窗口,看来想要上去只好推开那个窗口。不过俗话说得好,傻鱼不上二次勾,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窗口肯定连接着一个绞雷,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想法。
我蹑手蹑脚的爬上梯子,梯子仿佛已经老化,踩的每一脚都有吱吱的声音,真不希望这个时候木梯断裂,那样的话恐怕我就是死的最倒霉的一个士兵了。到达梯子的顶部,窗口的边缘已经有细微的光亮照了进来。阵阵的冷风吹的我头皮发麻,我拿出短匕首,轻轻地将窗口向上顶,果不其然,又是一根透明的尼龙线。如果我是个刀枪不入的人,我真的很想用力推开这个窗口然后愤怒的将绞雷扔狙击手的脸上,一名狙击手能做到处处致人与死地,那真是很惹人厌了。我一向认为他们只会打枪,刚才我有一个可行的想法,虽然坏了一点,但是和这个狙击手比起来,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我挑起嘴角笑了笑,我从我的腰带里拿出了一卷尼龙线,这还要多亏了我多年的习惯,每次出门我都会在我的腰带里放一把匕首、尼龙线、开锁器以及我可爱的打火机与一小瓶龙舌兰。我就知道他们会起到作用。我将尼龙线的一小根轻轻的穿过绞雷的那根尼龙线,如果弗兰奇看到我的动作肯定会笑的直不起腰,此时的我像一个跳梁小丑,我尽力的让我的下巴远离尼龙线。
谁让我的胡子太长,就将我把尼龙线绕回来时,一阵冷风突然吹向头顶,让我打了一个激灵。这给我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眼睛直直地登着绞雷的那根线,如果刚才动作再大点,我的脑袋可就稀碎了。伴随着我心脏的急促跳动,我将尼龙线成功的搭在了绞雷的线上,我左手拽着线的中间,右手将线团扔向地面,左手拽着是以防线团掉在地上时会拽动线从而引发爆炸。看到线团落地我才放下心来。我小心翼翼的下了楼梯。拿起线团向窗口走去,我不管楼上的狙击手在看什么好风景,不过他不邀请我,那恐怕就是他的过错了。我将线团放到窗口的台子上掏出了匕首用力将窗口的布刮了开来。一道刺眼的阳光直射我的眼睛,弄得我一阵模糊。“咳。。这真是自作虐^(* ̄(oo)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