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看来是的。你看,那些混蛋已经开始让那些村民们上车了。”弗兰奇指着运输车说到。我顺着弗兰奇的眼神看过去,只看到源源不断的村民从两个车中间的缝隙走向运输车内。而且还有十个人看守着运输车。
太阳早已经下山,黑夜已经悄悄的来临。时不时还有一些冷风吹过,我们必须采取一些行动。“弗兰奇,给你这个。”我将左轮手枪的子弹与手枪还有迷彩服装递给弗兰奇。“我的天,老兄看来你搞到了一些不错的东西。不过这身衣服是哪里来的?怎么还有血迹。”这让我有些发难,如果我和他说这是我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他非送我去见耶稣不可。“恩。。。这个衣服。。这个衣服是从那名狙击手的背包里翻出来的。虽然有些血渍但是还可以穿,这身衣服太大我穿不下。当务之急是赶快穿上混入其中!快点弗兰奇!”
“哦哦,也对,我马上换。不过我这个牛仔裤要放在哪里?”弗兰奇满脸不舍得地看着我说。“哼,如果你不觉得冷,你就把牛仔裤脱了吧。”这么久以来,除了酒鬼与唱歌方面,我还没有鄙视他任何其他方面,不过,我觉得脑子是个好东西真希望他有。在弗兰奇换衣服时,我观察了一下附近的情况,这里大概距离运输车有200米,如果我和弗兰奇静跑过去需要两分钟,那个时候估计车早就已经开走了。我必须选一个周全的计划。
“哦,老天爷,你还有一把毛瑟98K狙击步枪?我有一个周全的计划,谢里尔你要不要听。”弗兰奇边系着腰带边对我说。他这个头脑简单的人能想出什么计划?不会是去运输车前唱一首然后把它们都吓到吧。我不禁想到弗兰奇站在运输车前唱歌的样子,那真是引人发笑。不过在这个时候,就算是最糟糕的计划我也要听一下,万一是一个周全的计划呢?
“说给我听听弗兰奇。”,“刚才我看到了你的狙击步枪才敢执行这个计划,你的枪头应该有消音器对吧?这种运输车的轮胎再好,也硬不到防弹的地步。趁着天还没有全黑,我们把他们的轮胎打爆。然后迫使他们停留,那个时候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怎么救了。”听完弗兰奇的话,我不禁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我这个榆木脑袋连这种简单的办法都没想到。我拍了拍弗兰奇的胸脯称赞道:“这是个好办法,你可以在老麦格醒来之后向他要一瓶龙舌兰了。”
不过说起老麦格,他正在靠着墙壁呼呼大睡呢。这时到底叫不叫醒他成了我们的难处,从一开始的行为来看,麦格是个考虑后果的人,如果把他叫起来。我怕事情又会控制不住,看着麦格我不禁眉头发紧。弗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