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扔下对讲机,用匕首将倒在地上的断臂士兵用力地刺死。干出如今这种事,我不但没有任何的自愧,反而出现了一股快感,这种快感,是属于复仇的。就像是一只饥饿已久的狼捕获到了它的食物,并疯狂地进食。来填补自己的饥饿感,也许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不管他是对是错。我掏出了腰间仅剩的三枚破片手雷。这种圆形破片手雷十分地经典,拉开引信五秒后将爆炸。它的威力足以让一个倒霉蛋粉身碎骨。那感觉绝对不会很愉快的。
我将印信慢慢的拉开,在将将快要掉落时靠在了两名尸体的腰带下。这样的话,到时候只要有人来翻动尸体,就可以去见上帝了。安置好一切后,我跑向附近最高的一棵树下。准备爬上去制取一个制高点位。来观赏接下来的精彩表演。不过说实话,我打自己的心底就不爱攀爬这些树木。这些树木简直就是我的噩梦。想想过去,我们小队执行一个坠落飞机的保护任务,就埋伏在树上以全面的来看守飞机的黑匣子。不过让人心烦的是,恐怖组织为了得取黑匣子,足足地用重型火力扫射了四分钟。这四分钟的扫射足以让所有的树木千疮百孔,一阵扫射过后,他们才开始大张旗鼓地进行飞机的搜索工作。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一点,恐怖组织把性命安危非常看重这一点要比我们A国的政府好许多。想想当时的场景,我不禁冒出一股冷汗,如果我们真的驻扎在地下,恐怕被打穿的不只有树这么简单了。随着他们快要获取黑匣子时,我们的小队队长下达了攻击指令,几十发子弹从我们的半自动步枪中飞出,伴着白色的浓烟与火药味,几名恐怖组织已经倒下。不过事情没有那没简单,对面这次竟然准备出了火焰喷射器,随着一股液体飞出并引燃,整个森林的温度都开始上升了起来。温度直接席卷着我们的身体,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真的不想再次经历。现在再想想我的心里都不禁发颤,尽管当时完成了任务,但当时被烧伤时的伤口让我难忘。希望这些放抗军不会疯狂到在大森林使用火焰喷射器,上帝保佑,我在自己的胸前划了个十字,这绝对是我最真诚的一次祈祷。祈祷完毕后,我将腰带中的尼龙线搁下了一段,绕过树梁在手上缠了几圈后,我开始尝试着向树上爬去。
这种攀爬方法虽然会对你的手造成伤害,不过这也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了。要知道这里的树皮非常的潮湿,想要徒手爬上去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我的手还有战术手套保护还不至于被割伤。随着每一次移动,尼龙线就陷入手套更深看着细细的尼龙线,我不禁有一点担心我手的安危了。不过现在我已经距离第一个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