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他的双臂不是很长,或者说。是我下滑的太远,由于前段时间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此时的我的右臂已经开始传来了阵阵痛感,这不由得让我倒吸一口两期,如果再不能找到上去的方法,我只能死于坠落或者被敌军扫射致死。因为我已经感觉到我这里动静太大,可能会吸引敌军的注意力。
捉急的我已经有些冷汗流了下来,该死的我得冷静下来想想办法,不然就要去见上帝了。恐怕现在我的命运都在那名女孩身上了。我抬头向上看去。几滴汗水滴入了我的眼内,那感觉就像是有人在你的伤口上撒盐。肩臂部的疼痛已经让我有些麻木了。现在的我完全是靠着意志力硬撑,我努力地睁开眼,向上望去。刚睁开眼,我意识不清地看到了一团东西。
再次努力地睁眼之后,我才发现是那名女孩的头发,他好像将自己倒挂了下来。一脸吃力地用手够着我,我抓准这个机会,毫不犹豫地将左手抓住了她的双手。我相信她,也别无选择。更何况?她这种动作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虽然我能感觉到她已经很尽力地将我往上拉,但碍于她现在的体姿。并不能用出全部力气。我忍着撕裂般的痛苦用右臂拿着匕首,用匕首抽插树干来给自己保证一个着力点。靠着这个办法我一下一下地将自己向上拉去。每次一抽动匕首,女孩的力量也会随着增强来保证我不会坠落下去。
漫长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我感觉自己并不比钉在十字架上个的耶稣差。伤口已经完全撕裂,血迹已经渗透了过来。每动一下都是地狱般的折磨。我们两个靠着树干,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低着头,仿佛已经体力不支,双手撑着树枝。不少的白雾从她口中吐出,两边垂下来的金黄色鬓发已经凌乱。现在我可以有时间好好地“观察”这位“救命恩人”。她身着蓝色连帽上衣,下身着普通的紧口黑色裤子。还穿着黑色长靴。不过看来这个连帽上衣并不适合她。宽大的袖口早已没过她的双手,只能露出几根手指。不过这帽子倒给她带来了少许的神秘感。除了一点轮廓与鬓发外。并不能看出更多的信息。再看向她的后背时,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一把典型的猎弩与二十支容量的箭筒。这把猎弓看起来是由三个板组成,这个女孩到底有多大力气?难道她要将脚也搭上去拉弓吗?如果说她与弗兰奇谁疯狂,她并不会输。
箭筒里放置的箭矢的箭头都是狩猎箭头,三刃三血槽三连勾棱形箭头。这种箭头如果刺入人体八九不离十流血身亡了。想想刚才她就是用这个顶着我,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她摇摇晃晃地靠着树干支起身子来。从她的后背将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