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后,卡尔将车开入了一个开阔的平地内,平地的四周被各种高度的小山丘包围,她下了车向其中一个小山丘走去,我跟在她后面环视着周围。高大的树木似乎在这里已经停止了蔓延的脚步。周围除了杂草与小型灌木丛点缀之外什么都没有。我与卡尔趴在一个小山丘上,将视角向下看去,上帝啊。他们构建了一个多么大的军事基地,从上向下看去,一个大型建筑坐落在丛林之中几百米的高墙环住了整个建筑物,而这个高墙内与其说是一个建筑不如说一个军营妥当。内部含有多种平房以及训练靶场。建筑运用了双层设计,第二层似乎是一节节梯子依附墙体搭建而成,从而能让更多的士兵来监视下方的情况,而整个建筑物似乎只有一个大门。门外显然有着重兵把守,两台重机枪公事以及四名士兵。
我翻了个身,头冲着天空一股一股的热气从我的口中呼出,我从没想过这次行动竟然这么艰难,我原本以为只会是一个小小的营地。却从未想到这是一个军事标准的基地,我抚摸着刀子,问向卡尔:”你们这里是怎么会有这种建筑物的?难道它就这么拔地而起了吗?反抗军不可能拥有这么多资源。”“不,准确的来说,他们占用了曾经被遗弃的军事基地。小镇的周围一直是军事战线的第一线,在几个月前政府军就征用了这里的工厂来进行改造。真不敢想整个基地都被起义军打下来了。或者说。”------军事基地的高层叛变了是吗?我看向卡尔说。她点了点头示意,恩。。。看来这些反抗军还是有些本事,要想复仇。要计划出全套的方案才行,我将狙击枪拿了出来,视察了枪膛的子弹对卡尔说“战争永远是领地、资源、人力、通讯的较量,我们晚上行动,现在已经接近日落,我们要充分利用时间来找出这些东西。”
不过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哪有这么简单?我与卡尔环视了四圈才发现了信号塔与一个类似发电机的东西。而且信号塔还是在落日的余光中发现,现在已经是接近晚上了,而我们所知道的少而又少。看来只能一会进去摸索一下了。我和卡尔伴着月光来到了建筑物前,该死的。建筑物的二层竟然打起了聚光灯照在建筑物内外。这样的话想进去就有一点难度了,该死的!真是让人心烦。“也许我们可以直接进去,就光明正大的。”卡尔看着我说到。光明正大?我的天她不会是被聚光灯晃花了脑子吧?“怎么才能光明正大的进去?你逗我吗??”卡尔并不理会我的话,只是继续解释到:“劫持我,就可以进去。”
对啊!这确实是个好办法,恐怕这个地方出了一个她这样的年轻女人,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