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你想找一些喝的烂醉如泥的酒鬼问出有线索的东西吗?”卡尔带着嘲讽的语气说。我挑了挑眉冲向她。“你知道她们最缺少什么吗?是一名异性,要知道欲望才是人难以把持的东西”说完,我一手挑起了她的兜帽,黑色的兜帽缓缓落到了她的背上,我转过身走向前方的酒馆。“更何况?是你这么漂亮的女士,只要跟着我的计划走。我们都能达到各自的目的,我能杀了弗兰奇。而你?也能完成你的小秘密”基本这么一说,她并没有抵抗我而是跟在我的身后,毕竟最重要的事情是完成各自的目标。
转过两个小街头,灰暗的等光打着一个招牌,这里的人可真是随意。招牌上扭扭歪歪的刻着酒吧两个字。从门口就能听到里面的喧闹声。我撇了撇嘴一把推开了酒吧的门,酒吧内部很精简,只有几套桌子椅子还有一个吧台。泛黄的灯光下弥漫的全是刺鼻的烟味与酒味。卡尔被烟呛的咳嗽了两声,这一下就吸引了一个桌位的一些酒鬼们。“呦呦?想不到我们这还有个漂亮小姐。来喝一杯啊”一名壮汉带着三个酒鬼举着杯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想和她喝一杯是吗?很简单,我们来赌一把,如果你赢了,她就是你的。”我将卡尔从身后推向了前面,而卡尔满脸呈现出一股要杀人的气息。“老兄,这可是你说出口的话。如果你要是输了女人还光着裤子出去,我可不埋单。”壮汉话音刚落,整个屋子的人都闹了起来。这就是我预期的效果,看来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卡尔身上,已经没有时间来猜疑我的身份了。抽了一个凳子我坐在了上面,那名壮汉拿出了一副牌边拢牌边说:“你想怎么玩”
“各抽三张,出了10算一点,其他的个算个的牌点。”壮汉猥琐的笑了笑,面部的肌肉抽动着他脸上的伤疤:“好那就听你的。那就让你的美人发牌吧。兄弟们都过来,看看这个死鬼是怎么输的。”卡尔洗了洗牌,看了我一眼,将牌各自的发了出去。我并不在意这副牌有多大,只要能让我把卡尔输出去就行。希望一会卡尔不会被激怒惹出岔子来,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壮汉将三张牌扔在了桌上,8.6.4总共8点,说着他大口大口的灌了一口燕麦酒。直接将腿搭在了桌子上,这也太嘚瑟一点了。抽了一个8点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这要不是为了输,我非要杀杀他的锐气。我将手中的5点牌扔了出去,起初我还认为自己会赢,不过开了他的牌。我就舒畅多了,我看了看卡尔,卡尔一脸不知情的眼神看着我,我对她眨了眨眼,又看了看壮汉,示意她跟壮汉走。可她缺将手伸向了腰间的刀子,我见情势不妙马上把她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