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将军,你怎么了?”金大坚奇怪的看着花荣,而花荣却站在离我三步远的地方紧紧的盯着我。
花哥,我在成仙以后为你算了一下梅影,她转世了,现在在一家马戏团里做表演,是个很大方开朗的女孩,她的生活过的很好,你放心吧。
“那里似乎有什么……”花荣皱着眉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桃花树下。
“有什么?”金大坚揉了好几下眼睛依然什么都没看到,直接笑道,“许是仙界到处都闪着金光,让将军产生错觉了吧。”
花荣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再没有迟疑跟着金大坚也进了青云阁。
“小乙哥快来看,快看,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养着一群鸟,没想到神仙府邸竟然也有鸟!”早就进了青云阁的李逵又奔了出来。
人群中,一个白衣的男人缓缓朝他走了过去,嘴里轻笑道:“傻铁牛,那是仙鹤。”
“仙鹤?原来是仙鹤啊?”李逵欢天喜地道,“能吃吗?可以烤来吃的吧?”
燕青轻轻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你要敢吃仙鹤,我就拿你当沙包摔!”
李逵“呵呵”傻笑着:“不敢,不敢,俺只要有酒有肉吃,就决不去碰那些鸟儿。”
小乙哥。我无限深情的在心里呼唤着他:你果然是复活了,刘老六没有骗我,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小乙哥,这地方可真好。”李逵拉着燕青的手,“不过可惜鱼儿不能跟俺们一起来,她要是也能来这里就还了,上一次你们差一点就成亲了呢。”
燕青的嘴角自然的上扬着:“别担心,她前世是天界的八公主,早晚也是要上天的,而且在进入魔界前我曾听哮天犬说过,她上天的时间跟我们差不多,也许就在这一两天里了,我只要在这里等她就是了。”
“真的吗?她要是来了,俺一定要让宋哥哥给你们再办一次婚礼,办的比上次更大,更好,更隆重!”李逵一边喋喋不休的讲着一边又走进了青云阁里。
而燕青一直就笑着跟在他身后,就在即将跨进青云阁大门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朝我这边看来。
“王佳?”他轻声念出了我的名字。
我的心跟着重重跳了一下,但我知道他不可能看见我,我是比他们等级都要高的神仙,他们是绝不可能看得到我的。
“是你在哪里吗?”他的视线不停在桃树下搜索着。
我在,小乙哥。我看着他。
“是我想得太多了吗?”燕青低下头喃喃着。
我笑着看着他,不是你想的太多,而是我就站在这里,真真切切的站在这里。
突然,他忽然像是做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