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冲向来不太相信神佛之说,不过既然妻子想来礼佛,也就陪她来便是了。
成婚已有数年,不过林娘子的肚子还是没什么变化,林冲知道自家娘子有些着急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林娘子自是不希望听到会有什么流言蜚语,其实林冲并不太在意,只要能和自家娘子在一起,他什么都不在乎。
任由娘子带着侍女去礼佛,林冲一路闲逛,却是逛到了菜园,巧的是正碰上一位壮士耍棍法。
林冲大赞了一声好功夫,随即与之攀谈,没想到还是故人,二人当即认作兄弟。
正交谈甚欢中,林娘子的侍女锦儿却慌忙跑了过来,说是竟有人当街调戏自己妻子,这让林冲当场就怒火中烧。
林冲也是有身份的人,平常踏踏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从不无端招惹是非,但是也绝不能容忍别人欺到自己头上。
待向锦儿问清楚地点,立马极速狂奔,林冲有一神通【无畏冲锋】,此时用上速度如飞一般,暴涨数倍。
一路飞速,路上行人与树木皆被远远甩在身后。
没用多久,便见到前头围着一堆人,地上已经躺了一些,却是已经到了林娘子所在的地方。
妻子倒是没什么事,虽然站在一旁好像有被吓到,但至少安然无恙,看上去也不像有被玷污,这让林冲多少有些放下心来。
林冲冲上前去,因为还不了解情况,也不乱出手打人,只是怒吼出声道:“你们是谁,何人在此地调戏良家女子?”
庞锋好奇的看了一眼说话之人,一身单绿团花战袍,银色腰带,手中执一把西川纸扇,生的豹头环眼,燕领虎须,八尺身材,三十四五年纪,一脸怒气。
庞锋心中一动,料定此人必定就是那绰号豹子头的林冲了,这豹头环眼的,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躲在一旁的美妇人,果然一双美目带着委屈全盯在那豹子头身上,好似有千言万语要诉说。
“相公……”
“娘子,让你受委屈了……”
林冲一把搂住扑过来倒在他怀里的娘子,一边还眼睛愤怒的打量着众人,随时准备出手。
“呜呜……”林娘子哭得梨花带雨。
“壮士,便是那尖嘴猴腮的紫衣服瘦子调戏你家娘子。”有好事的人冲林冲喊道。
“揍他,这等恶人不要轻易放过。”又有人叫道,事不关己,这些人唯恐天下不乱。
林冲豹眼扫视了一圈,便把目光放在了刚从地上站起来的紫衣服高衙内身上。
大步流星走向前,一把拽住